你还活着呀第9章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你还活着呀

书荒的朋友们有没有一款很想看的小说?小编为您带来陆羡鱼季北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作者是乔虞 ,讲述了陆羡鱼季北川的精彩故事,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季北川白龚巩一眼,丢开他,坐回椅子上。

陆羡鱼揉了揉被吵得疼的耳朵,回头一看。

  

  以季北川为首,林桀为次的一行少年浩浩荡荡过来,气势势不可挡,边上众人默契为他们让开一条路。

  

  季北川来到陆羡鱼身旁,手臂搭在她肩上,嘴里叼着根烟,流里流气的朝她扬眉:“别怕,爸爸来保护你了。”

  陆羡鱼嫌弃的把他手扒拉开:“别碰我。”

  

  “小杂碎,是不是你砸的我?”男人目光凶狠瞪着季北川。

  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淡淡抬眼,“是又怎么样?”

  

  “老子弄死你!”

  男人一挥手,身后一群人蜂拥而上,将陆羡鱼等人团团围住。

  “给我抓住那小婊.子——”

  

  几个成年男人要对陆羡鱼动手,季北川冷了眸,丢掉手里的烟,长臂一伸揽住陆羡鱼的肩,往怀里一带,一脚踹在男人胸前。

  动作干净利落。

  

  陆羡鱼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弄得一懵,使劲儿挣扎。

  季北川按住她后脑勺,揉她头发:“陆小鱼,女孩子家家是不能看这些打打杀杀。”

  

  距离太近了,近到陆羡鱼能嗅见少年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耳旁是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她有点儿愣愣的,“那…你打完了,能不能就放开我?”

  季北川失笑,哪门子歪理。

  他低笑:“好。”

  

  那边林桀拎着酒瓶放倒两个人,一转头见季北川抱着陆羡鱼,咬牙切齿:“操.***季北川,打架就打架,别***占老子小姨便宜!”

  “爷乐意。”季北川挑了下眉。

  

  有人来偷袭,他抱着陆羡鱼转身,侧腿回旋踢,把男人踢倒在地。

  

  季北川是个打架好手,从小到大,除了和林桀初中入学两人杠上那场战役,两人不分伯仲,把对方揍得个鼻青脸肿,他就没输过。

  跟在他身边的龚巩房明旭等人也是陪着季北川打架到大,少年动手犹如初生牛犊不怕虎,又以数量胜之,不到几分钟,男人一行人躺在地上呻.吟不断。

  

  “季北川,你放开我小姨。”林桀脸上挂了彩,有点儿狰狞瞪一眼季北川。

  陆羡鱼回了神,立马推开季北川,走到林桀身边站好。

  

  怀抱骤然一空,季北川的心也像空了一块,有点儿不爽。

  

  因这遭变故,酒吧音乐也停了,酒吧领班领着维持秩序的保安过来,看见地上躺着的几个男人,先是一愣,立马兴师问罪:“谁***在这儿***?”

  

  季北川懒懒抬眼:“我。”

  

  这条街没人不认识季北川,打他混迹夜场开始,打架斗殴事件无数,偏无人奈他何,只因季北川出身南城季家,有个权势滔天的爹。

  

  酒吧领班自然识得他,立马变脸,赔笑道:“原来是季少爷,这几人惹您不高兴了,我立马儿叫保安把他们扔出去。”

  说着,领班就要指使保安把地上躺着的男人抬起扔出去。

  

  “等等。”季北川制止他们动作。

  

  酒吧领班有点儿不懂,可也会来事儿,挥手让保安退下。

  

  陆羡鱼祖父虽然曾是军区司令员,家里二哥也是从军的,可她自小就被保护得极好,像朵温室的花儿一样,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她回过神,问林桀:“林桀,季小川他想做什么?”

  林桀后知后觉明白陆羡鱼嘴里的“季小川”叫的是季北川,舌尖抵住后槽牙,不耐答:“鬼知道他脑子里装的什么。”

  

  季北川走到大腹便便的男人面前蹲下身,伸手抓住男人衣领,唇角微翘,笑着问他:“来,和我说说哪只手碰的她?”

  

  灯光下,少年桃花眼微扬,眼神冰冷锐利,像极了夺命阎罗。

  

  男人打了个寒颤,哆哆嗦嗦的说:“我…我不知道……”

  “不知道?”季北川眉峰挑了挑,回头叫林桀:“你左手,我右手。”

  

  男人惊觉季北川话里意思,哭着求饶:“我错了,我不敢了……”

  

  季北川有点儿不耐掏了掏耳朵:“林桀,赶紧的。”

  “来了。”

  林桀过来,两人左右一边,少年白色帆布鞋踩在男人手背上,******,然后就是男人痛得求饶的声音。

  

  地上男人痛得打滚,边上无人敢发一言。

  

  星空酒吧是季北川一行人常来的地儿,不少人见过他更狠厉的一面儿。

  这不过冰山一角。

  

  酒杯领班淡定的叫保安把人抬走,酒吧气氛又逐渐恢复醉生梦死的状态。

  

  陆羡鱼跟在林桀身边儿,小声问他:“季北川他…平常都这么狠吗?”

  

  林桀看眼走在前边的季北川,他这人打架虽然狠,也没像今晚这么反常,对人赶尽杀绝。

  想到某些可能,林桀分外不爽,叮嘱陆羡鱼:“小姨,你平时离他远点儿。”

  

  “哦哦哦。”陆羡鱼呆呆点头。

  心里有点儿庆幸,她平时对季北川态度不算好,季北川居然没对她动手。

  

  回到卡座坐下,陆羡鱼找季北川要书包:“季小…”

  想到林桀的叮嘱,陆羡鱼尽量放柔了声音:“季同学,我书包。”

  

  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季北川无所适应,他挑眉:“陆小鱼,你吃错药了?”

  “……”

  果然,不能对他太温柔。

  

  陆羡鱼沉了脸,伸手要书包:“书包还我。”

  这熟悉的语气让季北川爽了,又起了兴要逗陆羡鱼:“叫声爸爸——”

  

  “季北川。”林桀黑脸,用脚踢他,“老子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什么?”

  季北川也不逗陆羡鱼,把书包扔给她,陆羡鱼接住背上,叫林桀:“回家吗?”

  

  有刚才这一出,林桀也没了兴再待下去,拿上沙发上的书包就走:“回家。”

  季北川见两人要走,也跟着起身:“我和你们一起。”

  

  三人前后走出星空酒吧,这会儿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街上行人寥寥,只有孤单影只的路灯还亮着,对街停满了等客人的出租车。

  

  林桀拦了一辆出租车,陆羡鱼先上去,他要跟着上车,季北川先他一步。

  

  林桀:“季北川,你***又整什么幺蛾子?”

  “去你家蹭个床。”季北川毫不犹豫关上后座车门。

  

  林桀:“……”日.了狗了。

  他有些无可奈何,转身上了副驾驶。

  

  出租车向前行驶,陆羡鱼拿着手机玩植物大战僵尸,猝不及防一条娱乐新闻推送弹出来。

  

  ——【谢临渊舒雅疑似恋情曝光,同进酒店房间】

  

  陆羡鱼指尖一顿,游戏直接阵亡。

  

  她犹豫着点开谢临渊的对话框,指尖敲敲打打半天,又选择放弃,靠在座椅上发呆。

  

  她用什么身份去质问他?

  妹妹?还是单方面喜欢他的人?

  好像都不配。

  

  “陆小鱼。”季北川喊她。

  陆羡鱼恹恹应了一声:“干嘛…”

  

  “吃糖吗?”季北川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颗***奶糖,递到陆羡鱼面前。

  

  陆羡鱼垂眸,少年骨节分明的掌心静静躺着一颗***奶糖。

  她犹豫一会儿,接过了。

  

  陆羡鱼拆***装纸,把糖丢进嘴里,甜滋滋的味道***味蕾,心尖儿覆盖的阴霾,驱散不少。

  

  她吃着糖,含糊不清和季北川道谢:“谢谢你的糖。”

  “陆小鱼——”季北川又叫她。

  “?”

  陆羡鱼偏头看他,她的眼睛生得很好看,眼尾稍扬,像自带眼线,瞳孔清澈,少女的纯真中又有三分不符的媚意。

  

  季北川朝她伸手:“我们讲和。”

  陆羡鱼愣了愣,唇角***,抬手拍了下季北川掌心:“喏,讲和吧。”

  

  季北川手放在腿上,拇指不自觉划过还残有她掌心温度的掌腹,有点儿烧灼。

  整颗心都变得滚烫起来。

  

  “季小川。”陆羡鱼吃完糖,笑着叫他,“以后在学校,你可得罩着我。”

  “行。”季北川也笑,“爸爸绝对罩你。”

  陆羡鱼反怼,“我是***爸。”

  “那爸爸能加个微信好友吗?”季北川问她。

  陆羡鱼:“当然可以。”

  

  爽快加了好友以后,陆羡鱼给季北川备注:【爸爸的好大儿】

  

  目睹一切的林桀冷笑:“……”

  

  或许,他是属空气的:)

  

  出租车停在巷外,林桀付钱下车。

  

  季北川先下车,用手挡在车门上方,对陆羡鱼挑眉:“你这么傻,别撞着脑袋了。”

  “……有病。”陆羡鱼对他无语。

  

  等陆羡鱼下车后,季北川关上车门。

  

  三人往巷内走,走了几步,季北川手机***响起,他看一眼,眼神冷了冷,对林桀道:“我回家了。”

  

  “季……”陆羡鱼要叫他。

  少年身高腿长,三两秒时间,已经走远。

  

  她转身和林桀往家里走,好奇问道:“季北川怎么又回去了?”

  林桀拿出钥匙开门,“应该是***从外面回家了,***叫他回去吧。”

  

  这是别人家的事,陆羡鱼也没多问,和林桀在庭院分别,就各自回了房间。

  

  -

  

  电话是季北川妈孙如雪打来的。

  

  季北川在巷口找了个楼梯坐下,点了根烟,嘬了半根烟才接通电话。

  

  孙如雪劈头盖脸对他就是一顿骂:“季北川,你长本事儿了,从你奶奶那儿回来连家都不归?你怎么不死在外面儿?”

  

  季北川笑了声,有点儿讽刺:“您不早想我死吗?”

  “你……”孙如雪噎了下。

  

  “是他回来了?”季北川掸了掸烟灰,淡声问。

  

  孙如雪嗯一声,放柔了声音:“阿川,***爸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你就回来住***,毕竟季家就你一个儿子,妈妈和你说,只要你哄好***,他外面那些小***,哪敢和你抢季家财产。”

  

  “……”季北川捻灭烟,笑得有点儿冷:“是您想要吧。”

  

  “季北川!”孙如雪也演不下去母慈子孝的画面,摔下狠话,“你要不回来,我立马儿叫人停了死老婆子的一切医疗***。”

  

  季北川目光愈来愈冷,他嘲讽勾唇:“行,我回家。”

  

  孙如雪听到满意***,得意道:“早点儿回来啊,思思也在。”

  “哦。”季北川不耐挂了电话。

  

  手机屏幕又亮起,季北川眼中冷意减退。

  

  陆小鱼:[今晚谢谢你的糖。]

  陆小鱼:[晚安,儿子。]

  

  他叼着烟,敲字回她:[儿子晚安]

  换来陆羡鱼一个滚字。

  

  季北川微眯眼,瞧着陆羡鱼***的头像,心情忽的变好。

  

  他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看见和陆羡鱼那臭丫头有关的,糟透了的心情就会转晴。

  

  季北川手撑在后脑勺,抬头望天,天际炸开一朵***,绚丽又灿烂。

  

  他忽然想起和陆羡鱼相遇的种种,她和他认识接触的女孩儿都不同。

  

  林桀说她***过,可在陆羡鱼身上,他起初瞧不见一点儿痕迹,后来相处久了,他发现陆羡鱼明里是朵***带刺的玫瑰,实则失了水分,早枯萎得不像话。

  

  让人忍不住想保护她。

  

  龚巩说他看上了陆羡鱼。

  是这样?

  还是只是看在林桀面儿上照顾她。

  

  ***声阵阵,砰砰砰的响个不停。

  

  季北川唇角忽的上翘,然后低笑出声。

  

  嗯。

  

  ——他看上陆羡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