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活着呀第8章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你还活着呀

书荒的朋友们有没有一款很想看的小说?小编为您带来陆羡鱼季北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作者是乔虞 ,讲述了陆羡鱼季北川的精彩故事,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季北川白龚巩一眼,丢开他,坐回椅子上。

九中老校区对门有家名叫“渝情”的老字号火锅,季北川和林桀一众人平日最爱在这里聚。

  

  眼瞧桌上的九宫格火锅红汤咕噜噜冒着白烟,季北川才姗姗来迟。

  

  “川爷,你终于来了。”

  说话的是“机车男团”其中的绿毛,本名叫房明旭,因为年少爱极家有儿女,并疯狂痴迷刘星,在冒着被爹妈打死的风险染了一头绿毛。

  

  季北川走到桌边,房明旭特有眼见力的帮他把椅子拉开,狗腿道:“川爷,您请勒。”

  

  坐在一边的龚巩毫不留情的嘲笑:“房公公,您啥时候练成的《葵花宝典》?”

  

  房明旭回瞪他一眼:“比不得你,公公。”

  龚巩:“……”

  

  桌上一众人无情大笑,包间气氛其乐融融。

  

  季北川把手里的白.粉色书包挂在椅背上,接过房明旭递过来的烟,叼在嘴里目视房间一圈,不见林桀身影,问龚巩:“林桀呢?”

  龚巩:“林哥去解决人生大事了。”

  

  季北川拿过桌上的打火机,熟练点烟,烟草点燃,滋滋的冒着火星。

  

  “先下菜,锅底都要煮干了。”房明旭嚷嚷着,往锅里倒了两盘毛肚。

  坐在季北川旁边的龚巩注意到季北川椅背上的白.粉色书包,愣了两秒,挤眉弄眼道:“川爷,这哪家姑娘的书包啊?”

  

  一句话,引起包厢所有人目光。

  

  椅背上挂着的白.粉色书包,可可爱爱的,正面儿还别了个水冰月胸针。

  和季北川身上那股子浪痞桀骜气质特别不搭,却又叫人觉得十分顺眼。

  

  季北川瞟一眼身后的白.粉色书包,勾唇:“捡的。”

  

  房明旭跟着一众人起哄:“哪捡的?让我们也捡一个呗——”

  季北川掸了掸烟灰,睨他:“你配吗?”

  “……”

  众人对视一眼,奇了***怪了。

  

  从洗手间回来的林桀在季北川右手边坐下,转头注意到季北川椅子上挂着的白.粉色书包,敛眉问:“陆羡鱼书包怎么在你这儿?”

  

  季北川没搭话,抽完手里的烟,又拉开一罐冰啤喝。

  

  房明旭好奇这陆羡鱼是谁,问龚巩:“公公,这陆羡鱼是谁?”

  

  “陆羡鱼——”龚巩啧啧两声,喝了一口啤酒,开始和大伙儿科普陆羡鱼:“林哥小姨,咱们川爷看上的大***,你不知道川爷为了她啊,上课顶撞老师,下课还……”

  

  “你屁话很多?”季北川斜眄龚巩一眼,眼神威胁。

  

  龚巩立马儿噤声,还做了个***链的动作。

  

  房明旭后知后觉,问林桀:“林哥,你小姨陆羡鱼是不是最近网上贼火的那个星***?”

  林桀还没搭腔,龚巩接嘴:“对对对,就是她!”

  

  房明旭想起网上有关陆羡鱼传闻,说她手拿菜刀追练习生三条街,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而后用敬佩的目光看向季北川:“川爷不愧是川爷,这么朵带刺的玫瑰都敢招惹!”

  

  林桀冷了脸,沉声道:“房明旭,给老子闭嘴。”

  他又看向季北川:“老季?”

  语气不爽,眼神审视。

  

  季北川不知何时又点了根烟,白烟袅袅中,他忽的想起陆羡鱼。

  

  那丫头生得确实明艳好看,偏一张嘴不饶人,每和她说两句话,他都得被她身上的刺扎疼。

  

  季北川深吸一口烟,半眯桃花眼,笑得邪肆:“够野啊。”

  

  -

  

  火锅吃完已经是晚上九点,房明旭几人还吵嚷着要去附近酒吧嗨个通宵,结果才下桌都去洗手间英勇就义。

  

  林桀在盥洗盆前洗手,垂眸盯着流动的清水叫季北川:“老季——”

  

  “嗯?”

  

  季北川靠墙而站,头顶光线倾洒而下,极短的的黑色发茬冒着光晕。他薄唇弯起,带点儿若有若无的笑。

  

  林桀关了水龙头,问他:“你真喜欢陆羡鱼?”

  

  季北川没搭话,上前一步从林桀的校裤兜里摸出烟盒火机,修剪整齐的指甲一掀,蹭的一声,幽蓝火苗点燃,点亮他的黑眸。

  

  房明旭和龚巩勾肩搭背摇晃身体出来,两人还脸贴脸道:“川爷,林哥,咱们下场去哪?”

  “……”

  季北川嗤了声,嫌弃别开眼。

  

  一行人结了账往外走,换个场子继续。

  

  林桀跟在季北川身后,压低了声音:“陆羡鱼有个喜欢三年的男人——”

  

  季北川脚步一顿,微微走神儿。

  

  陆羡鱼在谢临渊面前的模样与对他大径相庭,娇娇软软的,连说话都是轻声细语。

  

  烟味燥喉,呛得季北川回神儿,他哼了声:“哦。”

  

  林桀和季北川认识多年,一眼就瞧出兄弟的不对劲儿,拍拍他肩,十分欠揍道:“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叫你小姨夫。”

  “滚。”季北川烦着呢,一把推开林桀。

  

  一行数十人上了三辆出租车,直奔常去的“星空酒吧”。

  

  出租车上,季北川有点儿郁闷的抽烟,余光瞥见身边的白.粉色书包,拿出手机。

  

  因为刚才在桌上吃饭,他就没有看手机,这会儿一开手机收到来自陆羡鱼的消息。

  

  第一条是:[季小川,***爸的书包呢?]

  

  季北川舌尖舔了舔唇瓣,臭丫头。

  

  连着四五条消息轰炸,还加了一个语音通话。

  陆小鱼:[季北川,我书包:)]

  陆小鱼:[季北川,我恨你。]

  陆小鱼:[对方已挂断.]

  陆小鱼:[爸爸不要你了.jpg]

  

  季北川蓦然想起,他没把书包换给陆羡鱼,敲了字发消息过去,后面跟了一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

  

  系统提示:您还不是对方的好友,若需对话,请添加对方。

  季北川:“……”

  

  车子抵达星空酒吧,季北川扫码付了钱,叫要和龚巩进去的林桀:“林桀——”

  林桀:“?”

  季北川过来,朝他伸手:“手机。”

  林桀如言把手机给了他,狐疑皱眉:“你又***要整什么幺蛾子?”

  

  季北川没理他,轻车熟路解开林桀锁屏密码,在联系栏里翻出陆羡鱼的号码拨过去。

  

  忙音嘟嘟两声,才接通。

  

  陆羡鱼因为晚自修没交卷子,被英语老师告到冬常颂那儿,从而被舅舅留在办公室喝茶。

  

  陆羡鱼心情正不爽,接到林桀电话,语气也不好:“有事说事儿,没事就挂。”

  季北川:“是我,季北川。”

  

  下秒,电话被挂断。

  季北川:“……”

  

  他再打过去,响起的是机械女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连打几个,都是如此。

  摆明是被拉黑***了。

  

  林桀在一边儿看得好笑,用肩撞了撞季北川:“你少招惹陆羡鱼,她那公主脾气一上来,没人能哄得住。”

  “我——”季北川唇角勾起,微暗灯火下,坏得要命,“偏招惹。”

  

  他拿林桀微信发了三条消息给陆羡鱼,把聊天记录一删,手机丢给林桀:“还你。”

  

  林桀打开手机一看,无语翻个白眼,然后跟上季北川脚步进了酒吧。

  

  -

  

  九中晚自修是九点半下课,***响起,学生哄做鸟散,教室只剩下值日的赵恩若和陆羡鱼。

  

  陆羡鱼慢吞吞从椅子上起来,手机滴滴响个没完。

  

  是林桀发来的消息。

  

  她正疑惑着,一点开,小脸瞬间垮了。

  

  前两条是文字,后一条是语音。

  

  季北川:[想要书包,来星空酒吧。]

  季北川:[地址-南城锦江区新成路241号]

  

  她点开语音,少年嗓音微沉,可那吊儿郎当的轻佻语气听得人像揍他。

  “陆小鱼——”

  “不要书包的话,爸爸就给你丢了。”

  

  陆羡鱼咬牙:“……季北川!”

  

  陆羡鱼声音有点儿大,教室又只剩她和在讲台上擦黑板的赵恩若。

  

  赵恩若擦黑板的手一抖,粉笔擦掉在地上,她弯腰捡起,陆羡鱼冷着张小脸儿嘟囔着往教室外走。

  

  教室窗子是开着的,夏夜的风带点儿黏人的躁意吹来。

  

  远远的,赵恩若听见陆羡鱼声音:“臭季北川,每回都捉弄我。”

  “烦死了。”

  “……”

  赵恩若抿了抿唇,弯腰捡起地***笔擦,继续擦黑板。

  

  九中正大门人群熙攘,全是来接学生的家长。

  往常,陆羡鱼是坐冬常颂车回去的,今晚冬常颂还在开会就让她自己回家。

  

  陆羡鱼在街边艰难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后,她又有点儿后悔,兀自喃喃:“我怎么就这么听那***的话?”

  

  陆羡鱼要叫师傅调头回家,可一想到书包上的美少女战士胸针是谢临渊去年送她的圣诞节礼物。

  她咬咬牙:“师傅,去星空酒吧。”

  

  出租车师傅通过后视镜打量陆羡鱼,少女简单的蓝白校服,头发束成马尾,露出光洁白皙的额头,眉眼明艳漂亮。

  

  师傅觉得眼熟,想了想最近网上正火的星***照片,立马儿认出陆羡鱼:“小姑娘,你是陆羡鱼吧?”

  猝不及防被认出的陆羡鱼:“……”

  

  回国之后,陆羡鱼就很抵触娱乐圈的一切。

  她别开脸,看着车窗外的灯红酒绿,微笑道:“别人都说我像陆羡鱼,不过她这么漂亮,我哪有她好看啊。”

  

  车内光线偏暗,出租车师傅上了年纪,眼神也不好使。见陆羡鱼一顿否认,略带歉意说:“对不起,就觉得你太像她了。”

  师傅又接着说:“不过你也不会是她,她可是坏得很,哪有你这么乖呢。”

  

  陆羡鱼微微扯唇,不置可否。

  

  出租车下了江桥后,稳稳停在星空酒吧外,陆羡鱼扫码下车。

  

  星空酒吧的招牌,是七彩琉璃色的光,狂草的字体,略显不羁,在一众工整的门面招牌里格外吸引眼球。

  

  陆羡鱼拿出手机,把林桀的号码拖出黑***,拨了电话过去。

  

  不知是不是酒吧太吵,等好久,电话都没人接。

  陆羡鱼又打了几个过去,还是无人接听,索性就往酒吧里走。

  

  酒吧舞台上的DJ***喊麦,音乐声和少年少女的嗨叫声在半空回旋,***陆羡鱼耳膜。

  

  灯光晃眼,她在门口四处张望,目光定在不远卡座上。

  

  蓝白校服的少年被众人簇拥坐在中间,他嘴里叼了支烟,半明半昧的光线下,冒着灼目的猩红。

  

  陆羡鱼收回视线,往那边走。

  

  星空酒吧地处闹市,来这儿玩的,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

  

  陆羡鱼路过某个卡座时,手腕被人拉住。

  “小姑娘——”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色眯眯盯着她,油腻的手还不停在陆羡鱼手背上摩擦,“来这儿玩啊,要不来喝一杯?”

  “滚开。”陆羡鱼生理性作呕,一把甩开男人。

  

  男人见陆羡鱼不识好歹,脸沉了下来:“我请你喝酒,是看得上你,你别敬酒不吃吃——”

  

  “吃***!”

  从天而降一个酒杯,稳稳砸在男人脑门上。

  

  顿时,鲜血直冒。

  

  男人捂着脑袋骂娘,大声嚷嚷:“谁***砸得我,是谁——”

  

  男人这桌的朋友纷纷站起来,要找罪魁祸首。

  

  “***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