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戳穿她。

“冷?”他问。

白念夕有些小意外,他在关心她?

赶紧摇头。

“不冷!我马上睡,晚安。”

她一头倒在地毯上,紧紧闭上眼睛。

本以为今晚会失眠,许是知道叶凉舟心有所属,才会毫无防备很快便睡着了。

女孩的过份懂事和小心翼翼,让叶凉舟有所触动。

见她冷得身体蜷成一团,扯过被子,不太温柔地盖在她身上。

她才二十岁,还是个小女生,他不屑欺负她。

起身下床,矮身跨过落地窗,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仰头看着阴郁漆黑的天空,目光逐渐变得飘忽遥远。

苏苏。

你到底在哪儿?

风从窗口吹进去,卷着浓郁的烟草味,白念夕咳了两声。

叶凉舟看向手里剩下的半截烟,还是丢在地上捻灭。

楼下。

陈品想要送睡觉药上去,被老爷子拿着拐杖拦住。

“老爷,BOSS没有睡觉药睡不着。”陈品担忧说。

老爷子沉着一张老脸,“那就让他醒着!清清白白一个黄花姑娘摆在他面前,睡什么觉!”

“老爷!你知道BOSS……”

“知道什么!都找了十五年了,保不齐当年就已经死了!他有时间等,我没时间等,叶家三代单传,总不能在他这一辈绝种!”

陈品同情地望着楼上。

BOSS最讨厌女人,尤其难以入眠的时候,脾气异常暴躁,别说和小少奶奶发生点什么,只怕杀人的心都有了吧。

叶凉舟躺在床上,心情是从没有过的平静宁和。

第一次没有畏惧黑夜的噩梦太过漫长难熬。

枕着手臂,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

风吹进来,水晶吊坠来回摇晃,耳边是女孩均匀绵长的呼吸。

今晚没吃睡觉药,以为会彻夜难眠,可等他再睁开眼,已是第二天早上。

阳光从碎裂的窗子照进来,落在地板上熟睡的女孩身上。

她睫毛很长,鼻尖儿挺翘,唇瓣樱红……

他很好奇,女孩笑起来为何那么好看那么甜,可以把爷爷哄得那么开心。

忽然很想摸一摸她的唇,是不是如看到这般柔软Q弹。

然而手指还未碰到女孩柔软的唇瓣,她忽然睁开了一双翦瞳。

“嗯?”

她嘤咛一声,像个刚刚醒来的小懒猫,睡眼惺忪打量面前放大的俊脸。

下一秒,她一个激灵从地板上爬起来,浑身戒备不住后退。

“你你……你要对我做什么?”

她抓紧领口,见身上衣服整齐,这才松口气。

“我的被子!”

叶凉舟冷瞥她一眼,扯过地上被子。

白念夕一脸尴尬。

她也不知何时抢了叶凉舟的被子,何况他是弯的,能对她做什么。

讪笑着道歉,叶凉舟却没理她,去浴室洗热水澡。

昨晚冻了一夜,只怕要感冒。

当叶老爷子看到昨晚安排的大床一片整洁,没有一丁点痕迹,气得直顿拐杖,抬眸看向一旁的德叔。

德叔一脸为难,捂着自己的口袋。

“老爷这……不行吧?”

“拿来!”

老爷子怒喝一声,德叔只好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装着白色小药片的小袋子。

老爷子故技重施。

完全不给白念夕和叶凉舟反应的机会,还以为爷爷真的在阁楼摔倒。

当他们进入阁楼,门又被人在外面锁死。

这一次,别说地毯了,连床都没有。

只在地板上铺了一条被子。

周围都是堆积的木箱子,空间拥挤,又闷又热,站脚的地方都没。

白念夕和叶凉舟只能坐在被子上大眼瞪小眼。

完全密封的空间,只在头顶上方有个圆形的小天窗。

阳光照进来,愈发闷热,没一会便已满身大汗。

衣服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幸好老爷子有准备水。

叶凉舟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一口而尽。

闷热稍有缓解,可没过几分钟,他便发觉了不对劲。

白念夕也想喝一杯水缓解闷热,却被叶凉舟阻止。

“别喝。”他表情不太对,一双黑眸隐隐泛红。

“为什么?”白念夕不解。

“这水……”有问题。

叶凉舟甩了甩昏沉的头,拽开黑色衬衫的领口,露出一大片冷白的肌肤。

“你怎么了?”

白念夕刚想靠近他,传来一声低吼。

“别靠近我!”

白念夕一头雾水,正想远离他,可他忽然翻身压来。

即便努力克制,可那药劲儿太猛,叶凉舟额上青筋凸爆,脸色也越来越红。

白念夕触及到他滚热的体温,还有那个惊人庞大指着她的……

她吓得小脸煞白,不住推搡他厚重的身体。

“放开我……你清醒点!”

白念夕不住挣扎,忽然想起了那天晚上。

那个男人也是这般粗鲁,连反抗的机会都不给她,霸道且直接……

就在叶凉舟即将侵犯而来时,白念夕也不知抓到了什么,向着叶凉舟刺了过去。

叶凉舟痛得闷哼一声。

沦陷的意识在疼痛之下,终于有了一丝清醒。

白念夕急忙趁机推开他,惊恐逃到角落里。

叶凉舟歪在一个木箱旁,捂着腹部,手指染了斑驳血色。

白念夕吓得倒抽冷气。

“我我……我刚刚只是想推开你……你还好吗?”她吓坏了。

赶紧帮他查看伤口。

索性生锈的铁片,只是刺破了他的皮肉,流了一些血,伤口并不深。

但是生锈的铁片,伤口若不及时处理,很容易感染。

白念夕正要敲门,让人送医药箱进来,被叶凉舟一把拽住。

他吃力地摇摇头。

“别让爷爷知道。”

他不想爷爷担心。

白念夕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忽然红了眼眶。

他是弯的,若不是被下药,也不会对她产生想法。

她很自责,也很抱歉,蹲在他身边,小声问他。

“是不是很难受?我要怎么帮你?”

“叫!”

“啊?”

“叫!!”

白念夕反应过来,红着脸,对着门外笨拙地叫了几声。

“啊啊啊……”

门外果然传来窸窣离去的脚步声。

叶凉舟长臂一揽,搂着白念夕一起倒在被子上。

她本能挣扎,头顶上方传来男人霸道不容置喙的命令。

“别乱动。”

她只好安安静静趴在他的胸口上,听着他过份急促的强健心跳,不敢动一下。

白念夕虽然不知中那种药是什么感觉,但也听说过男人会很难熬。

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理智哑忍,足见他对陈品是真爱。

她在心底默默决定,等出去后,一定要找陈品好好解释一下,免得陈品误会叶凉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