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那天后,薄夜宸几乎成了工作狂,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自律的让人发指。

这天他走出公司,再度被媒体围住,那些问过无数次的问题,也再次被提及。

“薄总,夏知星这段时间都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请问她的身体情况到底如何?

“薄总,方便透露一下太太的情况吗?粉丝们都很担心。”

“薄总,听说你在外面有了私生子,这件事是真的吗?

最后一个问题,无异于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像目光投向了那个提问的人。

是一个挂着实习牌的男记者,看上去刚入行不久,脸上带着青涩,眼里带着野心。

薄夜宸看了他一眼,眸光冰冷,长洋报社,他记住了。

另外的人眼里却是一派惊疑不定,这是哪里传来的消息,他们根本没有得到这样的资料。

这要是真的,该有多轰动!

顿时,所有记者的眼神都变了,人群竟然出现了片刻的安静,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想听听薄夜宸怎么回答。

“你们,很闲吗?

薄夜宸开了口,却是一句这样的话。

不等记者反映过来,薄夜宸继续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接受任何无关的采访,至于你们想要了解的东西,尽管去查,有了证据大可以随意爆料。”薄夜宸扫视一周,声音里带着警告:“但是,如果我再发现有恶意中伤,造谣的人,我不介意出动法务部,告到你们倾家荡产。”

所有人都是一惊。

薄夜宸这话没承认没否认,本来他们可以写出无数个臆想猜测来博人眼球,但只因为这个男人的最后一句话,让他们不得不放弃这样的想法。

从前薄夜宸愿意接受采访,觉得无所谓,胡编乱造的,他也不甚在意。

可今时不同往日,他不想再让无端的事情占据人们的视线,不想让任何事情插入他和夏知星之间。

他想做的是,人们一提起他就会想到夏知星,反之亦然。

人言可畏,曾经他的无所谓,在别人口中,字字句句化作了刺向夏知星的刀。

他这段时间上网看过,原来他和夏知星的点点滴滴,在网上被放大了无数倍。

而他和何婵的事情,也被无数人津津乐道,甚至出现了让何婵上位的言论。

原来他忽略了那么多事情,夏知星是不是就是这么一点点的成了后来的那般模样。

扪心自问,薄夜宸知道,如果角色互换,他也像夏知星那样无助彷徨,茫然失措的时候,心里会想什么呢?

可那实习记者还不死心,质疑问道:“薄总,你不正面回答问题,是否默认了这件事呢?”

大多准备退去的记者,以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他,似乎在欣赏他的大胆,又好像在嘲笑他的愚蠢。

薄夜宸顿住脚步,认真的说道:“我的孩子,只能是夏知星生。”

其他人的,不要也罢。

只是眼前这个叫张扬的记者,隐隐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关上车门,薄夜宸拨通秘书的电话,说道:“查一查长洋报社的张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车子缓缓启动的时候,薄夜宸突然道:

“去何婵那里看一眼。

何婵,你最好是打掉了孩子。

当薄夜宸站在何婵的公寓门前时,并没有过多的情绪。

只是当他开门的一瞬间,却发现房间里少了很多东西。

何婵,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