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弱夫人不好惹第8章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娇弱夫人不好惹

书荒的朋友们有没有一款很想看的小说?小编为您带来苏撷君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是 圆滚滚肉球,讲述了 苏撷君衍的精彩故事,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君衍,她已经嫁给太子了,你就不能放下?!


正文  第3章

  看着马车离云松山愈行愈远,那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那有着难以割舍情感的老爷子,苏撷不禁扶额,透露出不舍,只是一直盯着一处发呆。


  坐在一旁的红袖和绿篱原本在相互打闹着,或是察觉到了苏撷的情绪,停下了打闹。


  绿篱将剥好的葡萄递给苏撷,安慰道:“***,您可是舍不得老爷子,舍不得云松山谷?”


  苏撷点了点头,将葡萄咽下,“若是,若是可以一直待在云松山谷里,倒也是幸事。这般回府后,总给我隐隐约约一些不好的预感。”


  绿篱道:“***~我和红袖会一直陪着你的。”


  红袖附和着:“是啊是啊,***,还有我们呢!谁要是敢欺负***,我第一个冲出去,***地揍一顿。”说完,还将自己的手握拳,在空中比划着。


  苏撷看向两位傻丫头,“噗嗤”笑出了声,这大概是自己十五年来,第一次这么开心了吧。由着柔弱的身子骨,平时大抵是不允许较大的情绪起伏,也就造就了苏撷淡然、处事不惊的性子。


  “好~有你们!”


  不知不觉间,马车驶抵姑苏县,此时天色已近傍晚,远处藏匿着身子的太阳,还在偷偷散着余晖,洒落在赶路的行人身上。


  片刻,马车停在了一家酒楼旁,绿篱道:“***,天色不早了,这一路您也没有吃点什么,还是下来吃点东西吧。”


  苏撷点了点头,由红袖扶着从马车上下来。正准备踏进酒楼时,停了下来,对绿篱说:“绿篱,叫他停好马车也去弄点吃的。”


  “好~”


  店中小二也是眼尖的人,纵使苏撷穿着素衣,也遮挡不了她透露出来的气质,淡然优雅,波澜不惊,可谓是‘清淡极为美,简单最顺祥’。快速上前,问道:“这位***,可想吃些什么?”


  一旁的红袖开口:“随便上点清淡小菜就好。”


  “得嘞!”


  “***,我们去窗边坐坐吧,一路都在马车离坐着,应是闷坏了。”


  绿篱打趣道:“我看是你闷了吧~”随即一笑。红袖吐了吐舌头,“***,你看绿篱,就知道欺负我~”


  苏撷无奈笑着,“好了,我们先去坐着吧。”


  透过雕花古窗,青石板街两旁已然点起灯笼,虽说是个小县城,但也不难看出它的繁华,来来往往的行人,时停时行的轿撵,年轻姑娘对着胭脂、花灯谈论着自己的小心事,俊朗书生因景生情赋诗一首或对着心悦的人表达心意。这里宁静且安稳。


  “咳咳咳”,或是行程劳顿,又在窗边坐着吹了些凉风,苏撷咳了起来,本就没有多大血色的脸,又白了些。绿篱、红袖见状,立即起身将窗子关上。


  红袖道:“***,您这身子,可要紧?”


  “无事,马车可在酒楼后面停着?”


  “***,在的”绿篱将茶水递给苏撷,说着。


  “如此,你们继续吃着,我去马车上待会儿。”


  “***,要不我先……”绿篱还没说完,苏撷开口道:“无碍,你们吃着。我顺道独自待会儿。”


  “诺!”


  从酒楼出来,苏撷原本确实想着回马车上独自待会儿,奈何在谷中待了多年,许久不曾感受过城镇的氛围,看着姑苏县这傍晚的小镇景色,毕竟是个15岁的姑娘,玩心顿时被吸引了起来,沿着贯城河,踏着青石板街道径直走去。


  耳边传来阵阵商贩的叫卖声,苏撷好奇的左看看右看看,正巧途经一小巷口,似是有什么声音,侧身向里望去,只有房屋门口的灯笼随风摇动着。苏撷正准备抬脚继续向前走去,突然一个黑影朝她扑去。将她带入小巷,抵在身后的墙上,伸出手指放在苏撷嘴上,“嘘,不要出声”略带磁性的悦耳男声在她耳边响起,随后点了点头。巷子外突然传来吵闹、嘈杂的声音。


  “主子有令,务必将偷盗之人揪出,追回偷盗之物!快追!!!仔细搜索”


  说时迟那时快,男子瞬间将唇贴近苏撷,似是亲密状。


  巷外有人瞥了一眼,脱口一声:“靠!怎么还有人!”


  啪~的一声,只见领队拍了一下他的头,“正事要紧,若是完成,主子定不会亏待了你们!抓紧搜人!”随后,向其他方向散去。


  等巷外的人走远后,男子将苏撷带回街道上,苏撷也在光亮处看到了男子面容。是个极好看的男子,可谓是“宗之潇洒,皎如玉树临风”。


  “哟,竟没想到,随手捡了个漂亮姑娘,小爷我竟有这福气~”


  苏撷不禁一惊,这人真是语出与其外貌截然不同,生得这般好看的人,居然是个纨绔之人。


  “姑娘生得如此好看,姓甚名谁,小爷我改天便去向岳父提亲去。”刚说完又补了一句:“有这么个漂亮娘子,死也无憾了~对吧,姑娘?”


  苏撷朝男子踩了一脚,恼怒道:“休得胡说,登徒子!”便转身沿着来时的原路小步跑去。


  此时酒楼这边,绿篱与红袖吃罢,来到马车旁,见驾车的家仆正倚靠着打盹。红袖将他唤醒:“***可在马车离?”


  家仆一脸困惑,“不曾见到***啊。”


  红袖、绿篱顿时着急起来,朝家仆说着:“你在这守着,我们去寻***。”


  等着红袖、绿篱转身没多远,两人就看到了苏撷,急忙向她跑去。只见苏撷满头汗珠,大口喘着气,嘴唇有些许发白,不停地咳着,头发也乱了。


  两人扶着苏撷,着急道:“***!您这是去哪儿了,怎弄得这般模样!快到车上歇着!我和绿篱着急死了!”


  马车上,绿篱拿出手帕替苏撷擦去汗珠,拿手扇着风,一脸焦急。


  “***,您这是发生什么了?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和红袖……”


  苏撷还没缓过来,虚弱开口:“本想着瞧瞧小镇风光,谁知遇上个登徒子。”


  红袖一听,顿时来气“什么!***,是谁!”语落挽着袖子,双拳握紧,一副准备揍人状。


  “好了,红袖,我这不没事嘛。那人也没伤着我,我们还是赶紧回府,母亲该等急了。”


  红袖用手敲了敲马车,朝外说着:“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