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晋小花,柳颜颜与慕氏总裁慕承风激吻视频曝光,疑是好事将近……”

苏沁满意地看了眼电视屏那暧昧画面,纤白手指摸着怀里的布偶猫,轻笑着:“团子,这次妈咪给你爹地找的对象怎么样,漂亮吗?”

团子懒懒地瞥了眼电视,敷衍着喵叫了两声。

像是感觉到猫咪的不满,苏沁无奈地揉了揉团子的脑袋,“怎么,还不合你心意啊?”

苏沁边说,边拿起手机看了下新闻热度。

流光熠熠的眸中掠过一抹冰寒。

这热搜排名不够爆啊,得趁热打铁把火烧旺了才行。

妖娆的眸中闪过势在必得的算计,苏沁拨出一通电话:“我要的是热搜榜一,把新闻炒旺一点。”

只有这件事情继续发酵,她才能达到想要的目的!

可电话这头却颤巍巍回应道:“Lucy小姐,领导发话不让报道任何关于慕总的新闻,因为这次头条我已经被停职了。关于慕总以后的新闻我们也不敢接了,您别再联系我了。”

对方不给苏沁说话的机会,就挂断了电话。

苏沁不悦地紧拧眉心,再次回拨,对方已然将她拉进黑名单。

啧,这已经是第三个拒绝合作的媒体了!

苏沁心中不快,愤愤地掏出手机卡,扔进壁炉的篝火中。

就在她想另找途径的时候,客厅座机突然响起。

苏沁眸光一沉,轻咳调整好声调后,缓缓接通电话。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男人低醇森冷的嗓音传入耳中。

苏沁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声音娇媚:“看新闻看的有些入神,没想到我老公这么上镜呢。”

“慕太太不开心了?”电话那头的男人轻笑道。

苏沁声音更软了,“怎么会,我老公这么招人喜欢,我开心都来不及呢。”

美指缠着电话线,她细声询问:“怎么,老公打电话来就是问我吃没吃醋?”

“今天家宴,一会我来接你。”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

家宴?

苏沁美眸掠过一丝寒意,睨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乖巧答允;“那我等你来接喔。”

过了许久,苏沁才收拾完。

穿着香奈奈的高定礼服出来时,慕承风的帕加尼已经停在了院门外。

司机恭敬的给她打开后座车门。

刚上车还没坐稳,她就被男人一把拽进了怀中。

“啊——”她娇声低呼。

耳边传来男人温热的气息,惩罚似的咬住她耳垂:“你迟到了。”

苏沁猫儿似地窝在男人怀里,玉润手指在男主喉结轻点了两下,粉唇勾起一抹颠倒众生的笑。

“慕总这么想我?”

男人在她腰间的手,一寸寸收紧,温烫的气息喷在她脸颊:“你说呢?”

二人鼻尖相触,眼看男人要吻上来。

苏沁侧头躲开,娇羞的眼神朝司机处看了眼,小声道:“有人。”

男人按下按钮,前后座的隔板缓缓升起。

苏沁娇柔地倚靠在男人怀里,粉唇轻笑调侃道:“慕总就不怕被媒体拍到吗?”

慕承风若有所觉地看过来,眼神深邃:“我自己的太太怕什么?”

苏沁一噎。

下巴突然被男人挑起,他温热的指腹摩挲着她的嘴角,“慕太太不用这么紧张。”

闻言,苏沁眼神微怔。

三年前,她跟踪慕承风到会所,意外招惹到流氓,那些人对她穷追不舍,千钧一发之际,她逃上一辆车。

却没想,那是慕承风的车。

躲过了流氓却没有躲过慕承风,那天慕承风被人算计,神志不清……

往事如昔。

苏沁懒懒地垂着眼,卷翘细密的睫毛挡住泛冷的眸色,让人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绪。

怀中女人的这副模样,像极了家里那只布偶猫。

时而慵懒,时而娇媚。

苏沁趴在男人怀里,说:“慕总,三年的期限要到了,我是不是该腾位了?”

慕承风眉心微蹙,语气冷了不少:“什么意思?”

苏沁看到男人微变的脸色,纤白的手指轻轻抚平男人的眉头:“老公皱眉不好看喔。”

见男人冷脸不语,苏沁娇软地笑着:“当初老爷子说了,我要是三年内没怀孕,就得跟你离婚,老公难道忘记了?”

“离三年还有段日子。”慕承风声音冷冽。

心中莫名不爽,什么时候轮到她来说离婚了。

一双柔若无骨的细白手臂环上他的脖颈,“我只是觉得不能让老公错过真爱。”

“苏沁,你在吃醋。”慕承风挑眉,泼墨的黑眸中满是兴味。

“怎么会?我替慕总高兴都来不及呢。”

苏沁笑意吟吟,一纸离婚协议书直接递到慕承风面前,“这不我都做好让位准备了,怎么样,我够懂事吧?”

看到离婚协议,慕承风眸温骤冷。

这女人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离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