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云浅璃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不过,说完之后,云浅璃一愣,他怎么知道自己今天要去公司的?

苏凡墨说到:“我以合作代表人的身份要求你,必须在我的陪同下去启动那个项目,否则,你和星辰集团的合作,就此作罢。”

停止合作?

不!

云浅璃猝然打开门,冷冷的看着苏凡墨说到:“你敢!”

只是一个瞬间,云浅璃就后悔了!

但是苏凡墨的速度更加快了一步,在她后悔之前已经有了动作。

苏凡墨一个健步直接冲进来,狭长的身影从门缝之中闪进来。

云浅璃一声惊呼,电光火石之间苏凡墨将云浅璃困在自己胸膛和门之间。

“砰砰……砰砰……”

他有节奏的心跳,似乎就在她的耳边。

苏凡墨单手支撑着门,低头看着云浅璃:“你说我敢不敢?”

暧昧的尾声,轻轻的上扬,好似软软的羽毛,滑过她的心间。

他略带清香的呼吸纠缠在她的鼻息之间,眼睛靠近的时候,云浅璃有一瞬间的眩晕,感觉自己像是要差点晕倒一样。

身体像是踩在棉花上,轻飘飘的,面色微醺。

好像是那一年的夏天,栀子花的清香之中,彼此的初遇。

云浅璃仰面看着苏凡墨,他真的好看的让人心动。

就算是过了这么多年,阳光洒在他身上的时候,他还是那么的明媚的像是生在阳光之中的天使一般,莫名让人感觉到温暖。

云浅璃的背后是冰冷的门,面前是他微微震动的胸膛。

两个人的距离,太过于暧昧,就算是她努力想要撇开过去的种种,却还是总有一瞬间,轻易沦陷。

他的眼神,星光熠熠,让云浅璃有一瞬间的心跳加快。

不!

她讨厌被他影响的感觉!

云浅璃咬牙看向苏凡墨:“苏凡墨,你可真是小人得志!居然想要拿着鸡毛当令箭!”

苏凡墨慵懒的看着云浅璃,低头靠近,云浅璃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偏过头去。

苏凡墨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是啊……可是你能拿我怎么办呢?”

“你……”云浅璃面色微红:“我让顾辰炒你鱿鱼!”

云浅璃想了想,最后也只有能拿出自己这个挂名老公来吓唬吓唬苏凡墨了,而实际上自己连自己的老公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见都没有见过,还怎么能说上话呢!

她看着苏凡墨,那威胁的阵势却丝毫不输。

苏凡墨看着云浅璃,眼眸之中满满的,就像是当年的温柔。

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好看到,让人仿若看到满天的星辰,好看到,让人看一眼,就觉得沉迷其中,好看到,像是当年的纯粹美好。

“顾太太,现在是你拿着鸡毛当令箭吧?”

他声音之中带着几分戏谑,尤其是那一声“顾太太”实在是太过于刺耳!

云浅璃心头就像是被浇下一盆冷水一般,彻骨森冷。

是啊,他好像当年。

只可惜……

他们再也回不去了……

云浅璃脸上的红晕满满的消散,眼神也冷了几分。

时隔五年,她在他眼里不过是“云小姐”或者是“顾太太”当年的一切,随着他的离去,也已经烟消云散了。

云浅璃心中暗自好笑,自己果然是愚蠢,当年为他寻死觅活不说,如今居然还会在同一个坑里摔倒两次,自己也是没有出息。

她推开苏凡墨:“你走吧!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好啊!”

他会这么容易被打发?

云浅璃颇有些戒备的看着苏凡墨,眼眸之中带着一抹不可置信。

苏凡墨表现的很随意:“那我就等着被炒鱿鱼,不过在此之前,我依然是合作代表,如果你要启动云氏企业的项目,必须在我的监督下进行。”

可恶!

云浅璃几乎咬碎了牙,这个男人总是轻易的撩拨自己最脆弱的神经。

她甚至想要上前给这个男人一巴掌,打碎他的得意和傲慢!

这么多年,原来痛苦和折磨的,不过是云浅璃自己,他一如当年的意气风发!

云浅璃心头一动,眉头一皱:“苏凡墨,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要去云氏?”

“猜到了,你有钱了,必然会启动那个项目,我了解你。”

云浅璃低垂着头:“是顾辰告诉你的?”

苏凡墨似乎是微微一怔,不过很快说到:“是。”

“呵……”

云浅璃自嘲的笑了笑:“你说如果顾辰知道你和我的关系,会怎么样?”

她看向苏凡墨的时候,笑容有些凉薄,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眼圈有些红红的,只是自己的骄傲不允许自己落下眼泪。

她看向苏凡墨,看到他的镇定似乎有一条裂痕,似乎看到他有一抹心疼的感觉。

心疼?

他只怕是已经没有心了吧?

云浅璃近乎耗尽力气的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冷静的说到:“好,你陪我去公司,不过,这件事结束之后,求求你滚!”

说完,云浅璃转身去换衣服。

背后的苏凡墨似乎是身子一僵,但是也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经过苏凡墨这一出,云浅璃也不像是刚才这么紧张了,随意换了一件白色连衣裙就出门去了。

一路上因为不想理会苏凡墨,所以云浅璃有恹恹的靠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

车上的香味居然也是淡淡的栀子花的味道,只是这味道闻起来,就像是毕业季的失恋滋味一样,让人扎心。

“你准备如何让他们支持你?”苏凡墨问道。

云浅璃懒得理他,干脆别过头去。

因为外面的光晕太强,就算是闭上眼睛,也能感受到窗户外风景的飞速略过。

时光好似在浮光掠影之中逆转。

“阿璃……”

“啊?”

那一年他们坐在大巴车的后排,二十岁的苏凡墨忽然靠近云浅璃,还让云浅璃有些不明所以。

他低头看着她:“阿璃……”

“啊?”她懵懵的看着苏凡墨,看到他脸颊的红晕,还以为苏凡墨是这次去写生坐大巴的时间太长了,所以晕车了呢!

苏凡墨似乎有些欲言又止,眼眸之中亮闪闪的,好像有什么东西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