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只听她道:“夫君,话不是这么说的。你不要讳疾忌医,还是看看比较放心。你呆好,千万不要乱动,知道吗?”话音未落,倏然伸手揪住了他的耳朵。

楚婳想让这个男人知道,有些事她可以忍,但那不代表她不懂得反抗。

夜璃渊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大胆,碍着太后在场,他咬了咬牙,低声警告道:“你不要太过分!”

“过分?夫君在说什么,妾身怎么听不懂呢?妾身这是在关心你啊。”

楚婳扬了扬眉梢,狡黠地眨了眨眼,那副俏皮的模样是夜璃渊从来没有见过的。

从前,在面对楚婳的时候,他只能看到贪婪、嫉妒和狠毒。

但自从这个女人自缢被救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她偶尔倔强,偶尔狡黠,医治病人的时候有股子认真和执着,那种专注竟看得他有些移不开眼。

真是活见鬼!

他怎么会觉得这个恶毒的女人好看?

难道真的是想女人了不成?

居然会对一个蛇蝎心肠的毒妇......

思及此,夜璃渊气息微沉,一把捏住楚婳的手腕,迫使她撒开了手。

楚婳只觉得手腕处一阵刺痛,赶忙放开手站远了一些。

她揉着发红发烫的手腕,眼底带着一丝控诉。

同时,夜璃渊也瞪向了她,意在警告她不要再耍什么花样。

可两人却不知道,他们二人之间的较量看在佟慕雪的眼里,完全就像是在咬耳朵,讲悄悄话。

看得她眼底一片黯然。

“丫头,渊儿的耳朵可有什么不对?”

这时,太后的声音把各怀心思的几人给惊醒了。

楚婳暗暗揉了揉被夜璃渊捏疼的手,转头对太后道:“皇祖母请放心,王爷的耳朵并没有大碍。”

“本王当然没事!”有事的是你。

夜璃渊说着,给了她一个“待会儿再跟你算账”的眼神。

佟慕雪看到那两人之间的互动,忽然觉得心里堵得慌,按住心口道:“夫君,妾身有些不太舒服。”

“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

荣王一脸的担忧,夜璃渊也本能似的朝着佟慕雪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太后闻言,开口道:“你身子弱,就别站着了。哪里不舒服的话,让楚婳这丫头帮你看看。”

“不用麻烦了,都是老毛病。”

佟慕雪摇了摇头,不想让楚婳帮她诊脉。

荣王也不想让楚婳靠近,谁知道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会不会趁机磋磨慕雪?

于是,顺着她的话道:“皇祖母,既然慕雪不舒服,那我们就先告退了。您一定要保重好身体,等过几日我们再来看您。”

“嗯,去吧。不行的话,就让卢太医过去一趟,给慕雪好好瞧瞧。哀家这里,你们不用记挂着。”

太后朝着二人挥了挥手,荣王就扶着佟慕雪离开了内殿。

二人前脚刚走,夜璃渊就也跟着告辞,追了出去。

太后身为一个过来人,把一切都看得明明白白,暗自叹了口气。

见楚婳还在前面杵着,提点道:“这两日为了哀家的身体,你也没怎么好好地与渊儿说说话。他这好不容易进宫来了,你就别守着哀家了,去吧,好好陪陪他。”

“皇祖母......”楚婳不太想去。

太后佯作沉下脸道:“哀家这里没病没痛的,你走个一时半刻能有什么事?快去吧,哀家正好也想睡会儿。”

见太后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楚婳自然不好再赖在这里了。

没办法,只能推着轮椅离开了内殿。

谁知刚走到寝殿门口,就听见一道温柔似水的声音道:“阿渊,从前你同我说过的那些话,可还算数?”

“算数。”

夜璃渊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紧接着,那道柔弱的声音又响起道:“你知道的,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别怪我,好吗?”

“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就别再提了。”

夜璃渊的声音有些冷。

等到楚婳以为佟慕雪还会再说点儿什么的时候,她的声音却没有再响起,反而是夜璃渊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冷冷地注视着她,“鬼鬼祟祟地在这里做什么?”

“王爷把这理解为鬼鬼祟祟?放心,是皇祖母要休息了我才出来的。王爷若是不想让人看到你们在这里说话,大可以换个地方,我没那么闲,跑到这里偷听!”楚婳的心里忽然有点儿憋闷。

一直以来,她因为原主的关系,忍下了许多对她来说不公正的待遇。

可不能永远这么下去。

她发现,这个男人对谁都有好脸色,都能和和气气的说话,唯独对她不行。

似乎自己无论说什么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错的,就连呼吸都是错的。

但她毕竟不是原主,亦不是圣人,做不到绝对的理智。

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到几时。

或许,早点儿分开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好。

夜璃渊则觉得,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是越来越放肆了。

脸色铁青,怒瞪着她,“你再说一遍?”

“王爷要是没听见,那便算了。”

楚婳说完,推着轮椅要走。

恰逢这时,慈安宫外响起了一阵骚乱。

夜璃渊询问之下,才得知竟是静妃和九皇子夜璃霆居住的永宁宫走水了。

静妃因正在年龄相仿的容妃那里而逃过一劫,但九皇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至今还被困在寝宫里。

夜璃渊和楚婳得知消息,赶忙朝着永宁宫的方向赶去。

只是楚婳坐着轮椅,根本走不了多快,很快就被运起轻功的夜璃渊甩在了身后。

等到她慢吞吞地赶过去的时候,人已经被夜璃渊给救了出来。

只见夜璃渊身上的玄色蟒袍被火烧得破破烂烂,脸上被烟熏得黢黑。

唯有一双眼睛果敢坚毅,又透着几许焦急。

“快,救人!”

夜璃渊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当他看到楚婳的那一刻,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

仿佛将所有的希望都落到了她的身上。

楚婳探了探他怀中之人的气息,心下微沉,已经没有呼吸了。

然而,还没等她施救,九皇子的母妃静妃就赶了过来。

挤开她哭得肝肠寸断,撕心裂肺,那哭声扰得她脑仁直疼。

可面对病人,楚婳无法做到置之不理。

通过系统扫描,病人还有微弱的心跳,但心跳指数和血压正在疾速下降,再不救治就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