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云佳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白天,云佳转动自己软软的纤细的脖子打量周遭的环境,要知道虽然她已经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

但作为一个有精明头脑的人,她深深的明白自己以后的路可不会一帆风顺,生在皇家不说,要命的是还是皇后所生,而且从昨天皇后跟宫女的对话看来,这个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还不喜欢自己。

虎毒不食子这种话云佳是不信的,搞不好哪天自己就成为了这后宫女人斗法的牺牲品,要知道皇室最不缺的就是阴谋和血腥。

不得不说,云佳的直觉真的很准,在即将到来的日子里,云佳可谓是心惊胆战!

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但却样样不凡,即便是云佳以前的房间也没有这么奢侈,上好的紫檀木床,上镂空云龙花纹,栩栩如生,床边设一对梅花式样小几,两边又有一对高几,其上摆着一副上好的青玉茶具,并有一雕花镶珠圆肚香炉飘。

明亮的半透明鲛销幔上锈精美的百蝶采花图样,床前是一架镶嵌着蓝宝石和翡翠的白玉屏风,右前方是紫檀木梳妆台,妆台上摆着各色宝石和金玉朱钗,中央是一张罩着月白色桌布看不出材质的桌子以及四个同样不知道材质的绣墩,不过据其他家具的材质不难猜测出,应该也是紫檀木的。

在另一边是一个一米左右高的紫金香炉。采用镂空技术。在桌与门之间是一架多宝阁,其上摆着玉石摆件,古董珍玩,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云佳不有咂舌,不愧是皇家,就是一间房里的摆设恐怕也够别人家用一辈子了。

再看看自己身上盖着的被子,无疑是天蚕丝了。

云佳不由疑惑,难道古代的天蚕丝产量很多,竟然连一个孩子的被子竟然都可以用?要知道就算在现代天蚕丝的产量也不多,就是你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的。

其实,乾国,就是云佳所处的国所出产的天蚕丝少的可怜。只是,云佳不知道的是由于皇帝亲自给她赐名,而她又是皇后所出,内务府那一帮子人哪敢慢待?甚至还巴巴的将各种难得的珍品都送了过来,她这一室的东西虽然少,到价值却高的离谱。

不过不幸的是,我们刚刚出生的云佳也因此招了个宫的妒恨,被深深的惦记上了。当然,就算云佳知道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反应的,毕竟,人心这东西,很难理解。她也不想去了解那些与她无关之人的心思。

就在云佳兴致勃勃的打量房间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一个扮相华贵的中年女人领着一个女人和几个宫女走了进来,而后,房里的宫女对着来人施礼道“见过刘嬷嬷”

刘嬷嬷略微点头道,“嗯,公主醒了吗?”

一个紫衣宫女道,“回嬷嬷,公主应该还未醒。”

女子略微停顿一下又道,“公主自昨夜睡着后未曾哭闹,奴婢们便一直在外间呆着。”

“我知道了,秀月,去准备洗漱吧,公主睡了一夜饿也该饿醒了。\

说着便绕过屏风走到床边,看见云佳醒着,却是一愣,然后笑着说,“小公主醒了?小公主一定饿了吧。”

说话间一个小宫女捧着几件小衣服走到床边,刘嬷嬷回过身拿起衣服为云佳穿上,然后将云佳抱在怀里说,“小公主真乖,一定饿了吧,张奶娘进来喂公主吧!”

说着便把云佳递给闻声走过来的中年妇女,云佳快速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张姓奶娘,一头乌黑的秀发挽成圆髻发间插着一根蝴蝶镂空的金簪,和几朵精美的绢花,五官并不出彩,相貌平平,身上透着一股奶香。

”哇~~~~“就在奶娘接过云佳时,在众人眼中前一刻还乖巧的公主大哭出声,将众人都吓了一跳,奶娘赶紧抱好云佳轻轻拍云佳的小背,耐心的哄着她。

只是哄了许久云佳依然哭个不停,一时间,房间里的人慌忙不止,直到哭的累了,云佳才停下来,其实云佳也是没办法,要知道她可是已经成年了,现在居然要去喝一个人的奶水,她真的没有办法接受。

只是我们的小云佳忘了,她现在才一天大,只能喝奶!

于是乎,见云佳不哭了,奶娘赶紧坐下,将自己的衣衫解开,将奶头放在云佳的小嘴旁,可是,让人未想到的是刚刚停止哭的小公主居然哭的比刚才还响亮。

没辙的奶娘只得抱着云佳在屋里不停的晃悠,一旁站着的刘嬷嬷,看到云佳一直哭个不停,只得叫宫女禀告皇后,并去请太医来看看。

云佳这边人仰马翻的,而凤仪宫正殿的皇后寝殿里却是温馨不已。

皇后寝殿里,进宫陪女儿生产的叶老夫人正拍着皇后的手温声对皇后说,“娘娘的心思为娘明白,无非就是希望公主是个皇子,增加二皇子夺嫡的筹码,但是娘娘,皇子在后宫固然重要,但皇帝的宠爱才是根本,按理公主的名字应该是在周岁后才取,但皇上昨晚却为三公主赐名,可见皇上对公主的喜爱,二皇子是三公主的嫡亲哥哥,又是嫡子皇上对二皇子必然会更上心,将来公主尚了驸马,对二皇子也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在大乾,后妃有孕,若是得了皇后的允许可以再怀孕八月的时候让娘家人进宫陪伴直到生产完,出了月子再出宫,于是皇后的生母叶老夫人,钟芜便进宫陪伴女儿。

皇后听了后对钟氏说“娘,女儿知道,虽然女儿有些遗憾,但在这宫中有孩子的女人不少,但儿女双全的,女儿是头一份。”

钟氏听后不由叹息了一声,皇后之名虽然听着好听,但其中的酸楚却不为人所知,看着自己的丈夫宠幸别的女人,不但不能有丝毫的不满,还要笑脸关怀,这是皇后必需的大度,贤德。

“嫣儿,这些年苦了你了,当初若是你没有嫁给皇上,如今也·····”钟氏未说完,皇后便将手覆在钟氏的手上。

“娘亲,女儿很好,如今女儿儿女双全,也算幸福。”

正在这时,一个宫女进来禀报“皇后娘娘,二皇子来了。”

随后,一个金冠束发,身着蓝色纹龙锦袍的小男孩进入了寝殿,男孩皮肤白里透红,一双如黑宝石般透亮闪耀的凤眸隐藏在似两把小刷子的睫毛下,桃红的薄唇轻抿,就像一个精美的瓷娃娃。

“儿臣给母后请安,耀儿见过外祖母”叶耀走到皇后跟前恭敬的说道。

皇后听闻温和问,”耀儿这么早来给母后和外祖母请安用过早膳了吗?”

“儿臣用过了,嬷嬷说母后昨晚给儿臣添了个妹妹,儿臣特来看看母后是否安好?”

叶皇后看着儿子尚幼稚的脸庞,心中一阵愧疚,在一般人家里五岁的孩子正是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时候,而在皇家,五岁的孩子已经不能当做孩子看了。

“母后没事,只是有些乏,耀儿,母后这段时间无法照顾你,有事就跟张嬷嬷说,她是母后的人,你可以放心”。

“母后放心,儿臣明白,母后你要好好休养,”话语间的成熟稳重,哪有一丝孩子的稚气,所谓少年老成,大概也就如此吧。

一旁的钟氏见外孙如此懂事心中宽慰不少,同时皇后身边的一个女官带着一个神色略带不安的宫女进入寝殿,“奴婢见过皇后娘娘,见过二皇子,见过老夫人。”

皇后见到宫女慌张的样,秀微颦“何事慌张?”

宫女见自家主子语气不善,急忙跪下“娘娘恕罪,公主殿下自醒来便不停的哭,怎么哄也不见好,所以刘嬷嬷遣奴婢来禀告娘娘,请娘娘让太医来瞧瞧公主。”

听到婢女说女儿不停的哭,皇后也不淡定了“秀烟,快去请孙太医。”

一旁的叶耀听到宫女的话后邹起了眉,“母后,儿臣还未见过妹妹,儿臣去看看吧,母后好好休息。”

钟氏知道叶皇后放心不下,便说道,“皇后娘娘,就让我陪二皇子去瞧瞧吧,你现在还在月子里,忌多思。”

皇后听后点点头,“好,娘替女儿照顾好佳儿”。

这边叶老夫人跟二皇子向着凤仪宫的偏殿走去,另一边的云佳却是哭的嗓子冒火,被奶娘晃悠的头晕脑胀,脑子里就像装满浆糊一般,就在她昏昏沉沉间,突然见到了一小片田园。

田园前方是一片片整齐的土地,有的地里种着植物,有的则是空着的,土地紧挨着的是一个种着几种水生植物的池塘,池塘的另一边种着几颗树木,田园的后方则是一座的双层精美小木屋,在木楼的前方的空地上有一口古井。

井里的水不停的翻腾却不溢出井口,云佳顿时头脑清醒过来,用她闪闪发亮的小眼睛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仍然是在这个房间中,没有什么池塘木屋,可是细细一想,又不觉得刚才看到的是幻觉。

虽然她的头晕晕沉沉的,但那些东西给她的感觉确实真是存在的,云佳努力想了想刚才看到的东西,突然觉得眼前一亮他又看到了那片空间,被吓了一跳的云佳忘了哭,此时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

“咦,妹妹没哭了”云佳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房间里。此时房间里多了一个俊美的男孩。

“奴婢见过二皇子殿下”房间里的人屈膝对男孩行礼,而后又对另一个中年妇女行礼“见过老夫人”。

“免礼”男孩走到奶娘身前盯着云佳哭的脏兮兮的小脸,轻声唤道“妹妹。”

“怎么回事,还没哄好?”钟氏看见云佳哭的红肿的凤眸厉声问道。

“老夫人,奴婢们也不知道,公主自醒来就一直哭,奴婢们怎么哄都不见好。这会儿嗓子都哭哑了”刘嬷嬷焦急的说道。

“嬷嬷,太医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