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进入院中的那人,陈红真想一巴掌把他拍死!

早不来晚不来,你丫的怎么就在这个节骨眼来了?

你来了也没什么,可你丫的,有必要扯着嗓子大喊?

有必要说是什么假发票?

你让老娘的这张老脸,往哪儿放!

就在此时。

陶群三两步来到男子面前,一把抢过发票看了一眼,大笑道:“大嫂!这是你的发票啊?看样子好像是真的啊!我的天!两百万啊!但怎么会是这个人送过来,难道他,就是大嫂你未来的女婿?他都可以当你哥哥了!”

听到陶群的话,几个妇女哄然大笑!

陈红未来的女婿就是这个?

太不可思议了!

就这人,很有钱?

若不是看上了这人的钱,陈红会把女儿嫁给她?

这人,当唐语嫣的爹,年纪都够了!

陈红满脸怒气,扭着水桶腰来到陶群身旁,一把将陈红手中的发票抢去,还推了陶群一下。

这一下,差点把陶群推倒。

陶群的吨位和陈红差距极大,这一推,差点把她骨头都给推散架了。

抢过发票,陈红哗啦哗啦几下,撕得粉碎!

她愤怒的指着男子,吼道:“你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赶紧给我滚!不然我告诉巡捕房,你闯我家偷东西!”

男子脸色一愣,问道:“你是谁啊?我是来找陈红的,不是找你!”

男子有些懵,他是来找陈红的,关这泼妇的屁事?

不想给钱?

反了天了!

“滚!你赶紧给我滚!”

陈红摇动着肥躯,把男子推到门口。

她背对着那些人,从兜里抓住一大把领钱,数也没数,都塞进了男子的口袋。

“这些钱你快拿着,千万别让里面的人看到!赶紧给我滚!”

男子可不管这些,他把兜里的钱掏出来,好好的数着。

差一块钱,那可不行的!

陈红回到院内,脸不红气不踹的笑道:“我当是谁呢,找错人了,找的不是我,原来咱们这附近,还有一个叫陈红的。”

“我说呢!原来是找错人了!”

几个妇女附和道。

“红姐啊,这年头,这些骗子的骗术可老高明了,你可要小心啊。”

“那人,肯定就是个骗子。”

众人讨好。

可看清了一切的几个人,心中比谁都还清楚。

她们还不了解陈红么?

什么破手镯,谁知道她在哪个垃圾堆里捡的?

为了装个比,还去开个假发票来骗人。

脸皮可真够厚的。

可她们也没说什么,真要是把陈红的老底都揭出来,只怕是这街坊关系,都没法走了。

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没必要把她全部拆穿。

那个刘文,经常来这里,关系不一般啊。

今后孩子要是想进刘氏集团工作,恐怕还得仰仗着陈红去美言几句。

众人低着头,摘着菜。

本来都认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可唐家的大门,又被推开了!

还是那个男子!

“陈红!你给的钱还差二十八块!”

陈红怒火中烧!

她拿起扫把,就冲了过去!

“死骗子!你还敢来?信不信今天老娘收拾你!”,她大吼着。

几个妇女见状,也纷纷站起来,或是拿着土豆,或是菜叶子,都朝着男子扔过来。

男子抱头鼠窜,今天是招惹了母老虎窝?

太可怕了!

他连忙骑上三轮车,风一般的逃走了。

“哼!死骗子,还想骗老娘的钱?太嫩!”

陈红把扫把丢在地上,骂骂咧咧道。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路虎,停在唐家门口不远处。

“咦?那是谁?开的车,好像很贵啊!”

“贵?贵个屁啊!不就是几万块钱的面包车么!”

陈红满脸不屑。

一个面包车,看你们羡慕得,一个个真没出息!

“那可不是面包车啊!好像是什么路虎,都没有国产的,听说一辆就至少要上百万呢!”

听言,几个妇女瞪大了眼睛。

这辆车,竟然要上百万?

那上面坐着的人,肯定是江城的什么大富豪啊!

那些妇女满脸火热的看着陈红。

没想到陈红家在江城,竟然会认识这么富有的人。

可得好好的巴结巴结啊!

可看到下车的人后,几个妇人顿时就闭嘴了!

“王...王林?红姐,那不是你女婿么?”

“红姐,你不是说他是个废物么?怎么开着上百万的豪车?”

陈红愣了愣。

这辆黑色的路虎,她自然看到过。

之前,她认为就是面包车,肯定是他的狐朋狗友借给他的。

不曾想,这次还开车来。

竟然,还是上百万的豪车?

难道这废物,最近淘到了不少好宝贝?

哼!

有宝贝不孝敬老娘,你们一个个的,都反了天了!

还想做我女婿?

做梦吧你!

王林和唐语嫣刚来到门口,陈红就扯着嗓子吼道:“你这个废物,谁让你来我家的!”

她都没想到今天王林会来。

本来,她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撮合撮合女儿和刘文。

待会儿要是刘文来了,看到女儿和这个废物走在一起,他会怎么想?

“废物啊!你这个废物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我都没叫你,你自己就跑来了?我再告诉你!我们唐家,没有你的碗筷!赶快滚!”

“你做的饭那么难吃,我也不想吃。”

王林摊手了摊手。

陈红做的饭菜,那叫一个难吃。

野菜他都吃得下口,可陈红做的饭菜,他是真没法吃。

难吃啊!

“好哇!你这个废物!竟然敢和我顶嘴了?反了天了你!”

陈红气得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这么多街坊看着,你这个王八蛋,竟敢和老娘顶嘴?

活不耐烦了么你!

陶群瞥了一眼王林。

这小子一身上下加起来不超过一百块,还学别人装比开豪车?

肯定是租来的!

到时候付租金的时候,有你小子哭的!

她看着唐语嫣,说道:“语嫣啊,不是我说你,以你这么好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一个更好的啊,偏偏要找这种货色,这女人啊,找不到好老公,可是要吃一辈子苦的啊!”

她话音刚落,唐语嫣就立即反驳道:“那婶婶,你找我叔叔,就很好了吗?”

陶群满意的点着头,说道:“那还用说么,你叔叔再怎么说也是体制内的人,工作收入稳定,手头嘛,还有一点儿小权利,肯定好啊!”

唐语嫣冷笑一声,说道:“好?那我怎么听说,我叔叔好多天都没回家了?你们之间的关系,好像不太好吧?”

当然,这些,都是唐语嫣听陈红说的。

别看两家表面上看着关系好,可暗地里,陈红不知道说了多少这婶婶家的坏话。

特别是唐大水的职位比唐大年还高,这就让陈红更加的不舒服了。

这人一不舒服,就喜欢挑别人的毛病来唠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