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萌死了。

她是被养育了自己的师傅直接挖出了心脏死的。

当然,这个养育也不过是将她当做鼎炉定在雪山之巅十六年。

等到她吸收了足够的日月精华,便将她的心挖出来吞噬,以获得强大的灵力。

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伙伴,更没有师傅,她的存在仿佛一开始便注定了。

那就是去死。

我,我只想好好活着。哪怕是被所有人都遗忘,她也想要活下去的啊。

一滴泪从宁萌的眼里滑落下来,她长长的睫毛被润湿,下一秒,整个人便陷入了死寂。

联邦纪1992年,联邦总医院妇产科

手术室外,围满了一排的人,这其中有男有女,但都身姿挺拔,站姿端着的守在手术室门外,唯独有一个老者和一个高龄的妇人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坐立不安。

护士拿着血袋准备往里走,却被这一排人死死的堵住,气的一跺脚。

堵什么堵什么?这血送不进去产妇出事了怎么办?

气氛静谧了一瞬,原本围着小护士的几人齐齐后退,瞬间让开位置。

老者蹙眉,声音洪亮道:都坐下,着什么急。

那和血袋的小护士看到眼前的老者,手里的血袋差点掉了。

我的妈呀,元元元元帅这位几乎每天都在官方新闻里出现的老者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她刚才还没好气的训了人。

再转头一看,小护士快速的收回视线,闷着头冲进了手术室。

这些一个个跺跺脚华夏就能抖三抖的人物最好不要记住她,一点都不要记住。

等到小护士进去了,站了一排的人中最右侧的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撑不住了,来来回回的走。

小然怎么还没生啊,急死了急死了。

老者一瞪眼:老三你给我滚去做下,走来走去老子头晕。

而谁也不知道,在他们上空悬浮着一个空灵的魂体,虽然是魂体,宁萌却还是将自己蜷缩成一个团团,羡慕的看着来往的人,好多人啊。

突然,一股巨大的吸力袭来,将她朝着后面吸了过去,再然后便是一阵压力过后,她随着什么东西滑了出来。

一声啼哭毫无征兆的响起,宁萌被自己吓了一跳,蹬了蹬腿,才发觉哪里不对劲。

她已经当了好久好久的鬼魂了,因为没有身体,她的四肢几乎是没有感觉的,但是现在,她却分明感觉到自己重了好多,而且,那个自己蹬来蹬去的,是自己的腿?

刚分娩完的萧然强撑着睁开眼,焦急的询问医生。

医生,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呦,这小腿好有力气。

听医生说完萧然一阵绝望,千万,千万不是她想的那样啊。

七斤四两,是个十分健康的小千金。

萧然瞬间懵了:医生,是是女孩?

对啊。

你你确定?

抱着孩子的大夫有点担心,联邦才从最困难的时期走来,思想还是略微封建的,重男轻女的她基本上每天都见到,但是这个小姑娘真的是好看的像一个小天使,便小心翼翼的劝说着萧然。

是呢,别人不都还说女儿是爸妈的贴身小棉袄吗,你多有福气啊。

而床上的萧然却是喜极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