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河!

乃是宁城的母亲河,养育了宁城五百万百姓。

如今,却成了陆语彤的埋骨地。

楚天来到出事地后,看着那滔滔江水,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陆语彤的一颦一笑,心中又是一阵钻心的刺痛。

屠天与红叶二人站在楚天身后,不发一言。

即便相隔数米,他们也能感到楚天身上的寒意。

现场没有一人开口,气氛压抑得可怕。

现场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

经过的路人都莫名地感到一阵不安,下意识地加快了步伐,离得远远的。

陈凯得到消息后,根本不敢有丝毫怠慢,匆匆带人赶了过来,然后命人将那段路封锁了起来。

他知道,待会恐怕会有流血事件发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个急刹车声响起,打破了现场的平静。

一辆面包车稳稳地停在了楚天身后不远处,车门打开,五个被反绑着的年轻人,被人从车内推了出来。

“呜呜......”

那五个年轻人满脸愤怒地挣扎着,嘴里呜呜乱叫。纵使被绑着,他们身上的气焰依旧十分嚣张。

一名伏龙战士走到楚天身后,恭敬禀报道:“殿主,林怀玉、郑雨浩、武云昭、张弛、刘鹏飞五人都已带到,请殿主发落!”

楚天这才转过身来,冷冷地向那五人看了过去。

林怀玉五人还不知道被带过来意味着什么,一个个怒目圆睁,气愤不已。

楚天挥了挥手,立即有五名伏龙战士上前,将林怀玉五人口中的破布拔了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谁给你们的狗胆绑架我?”

“你们这些小毛贼,敢这么对我,你们死定了,本少一定要弄死你们。”

“我爸是张龙虎,你们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就杀你们全家。”

......

五人破口大骂,态度一个比一个嚣张。

“闭嘴!”

屠天爆喝一声,强大的气场直接震慑住了那五人,刚刚还骂骂咧咧的五人悻悻地闭了嘴。

五人中最沉稳的当属林怀玉,他盯着楚天说道:“你是什么人,想做什么?”

“呵呵,还能干什么,无非就是要钱呗!”有人不屑道。

“要多少赶快说,我立即让人送过来,老子晚上还约了妹子喝酒呢!”

“对啊,我们可没时间陪你在这里瞎扯淡。”

他们仗着家里的权势,再加上楚天这边也就七八个人,似乎不足为虑,一个个都有恃无恐。

楚天沉声说道:“你们仔细看看这儿,再好好想一想,一年前在这里做过什么!”

林怀玉五人环视一周,齐齐露出了不解的神色,他们对这里并没有多大的印象。

“你特么的有话就直说,本少爷可没闲情与你猜谜。”刘鹏飞一脸的不耐烦。

楚天神色一凛,阴沉着脸:“难道人命在你们眼中就这么不值钱,才一年,你们就全忘了?”

“人命?”

“一年前?”

五人面露疑惑。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张弛突然想起了什么,大声说道:“那个自命清高的女人,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

其他人闻言,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是那个贱人啊,呵呵,老子看上她,那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她竟然不识好歹,死了也活该!”

“郑少,你还别说,那小蹄子的手还真滑、真嫩啊,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呢!”

“我也想起来了,那确实是个极品,就是太蠢了,给她一百万买她一夜都不答应,如果她跟着我们哥几个,将我们伺候舒服了,那还不吃香的喝辣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