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瑶回了租住的公寓。

她换了居家服,宽松的白毛衣,厚实的灰色毛线裤,蜷缩在沙发上盯着手机。

微博有登录提示,应该是赵彤操作的,临走之前她和对方分享了密码。

赵彤只是上来看了看,没发东西。乐瑶自己翻了翻微博,看了一会评论,好评恶评参半,尽管比赛已经结束了,她的微博数据依然不错,昨天发的**转发和点击都很靠前。

这不是团队买来的数据,是真实数据,看着这些数据,知道有很多人喜欢着自己,心里似乎就可以踏实一点了。

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在大厦门口见到的温漾,一开始没觉得,回来越想,越觉得两人当时的距离太大了,也不能说只是当时的距离,是他们的身份本身距离就很大。

至于她为什么在意这个距离,为什么这么耿耿于怀,她暂时没有考虑。

抛开那些烦恼,乐瑶告诉自己想开点,也许事情没她想得那么糟糕。明天还要早起送乐清去机场,这些事千万不能让他知道,一切都等他出国后再说吧。

带着这样的念头,乐瑶回了房间,逼自己早点休息。

次日天刚亮,乐瑶便全副武装出门了。她约了专车去医院,让司机在楼下稍等片刻,自己上楼去接乐清。乐清的东西已经在护士的帮助下收拾好了,乐瑶琢磨着等到了国外得雇个护工照顾哥哥,要不然他一个人在那边肯定很不方便。

刚打定主意,便在走进病房后看见了久违的学长。

“学长?”乐瑶拉下围巾,“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在国外吗?”

师之然回过头来,笑容满面道:“我担心你哥一个人坐飞机会不方便,所以来接一下他。”

乐瑶快步上前:“这太麻烦你了,之前让你帮忙联系医生和医院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师之然抬手拍了拍她的头,轻声说:“没事,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我也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职责,我跑一趟没什么。”略顿,他朗声道,“对了,到那边之后我会先陪着你哥做手术,等一切稳定之后再恢复工作,你就在国内安心等着就好。”

乐瑶睁大眼睛,没想到师之然连这个都想好了,她犹豫道:“这怎么行,你那么忙,怎么可以耽误你那么多时间,我给我哥雇个护工就可以了……”

“虽然乐清英文也不错,但还是没出过国,对那边不甚了解,护工再好也会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还是有个熟悉的人在身边好。”

道理乐瑶都懂,她之所以为难是觉得这样一来就欠他太多了。

师之然也看出了乐瑶的为难,他思索了一会说:“那不然这样吧,你按照那边的护工费用给我结账,也算我不白忙?”

乐瑶瞬间绽放笑容:“这样再好不过了,但学长你可千万别觉得我真把你当护工,你成绩那么好,又早早出国进修了,我很佩服你的,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榜样。”

师之然面目温柔,语气平和:“当榜样也没用了,你都不继续做这一行了,我也帮不到你其他的什么,只能在这件事上尽心尽力了。”

乐瑶能听出来师之然话里的深意,但她装作没听懂。

她帮着收拾了一下乐清剩余的行李,三人一起乘车前往机场。

今天路况不错,前往机场的行程很顺利,下车时,乐瑶看了看头顶飞过的飞机,慢慢说道:“如果有机会,我会去看你的。”

乐清听到笑了笑:“你刚签约,肯定好多事要忙,不用担心我,这不是有之然在吗?”

师之然轻轻“嗯”了一声,挽住乐瑶的手臂说:“好了,进去吧,时间差不多了。”

乐瑶点点头,看了一眼他轻挽着她的手臂,想挣开,却到底还是没有。

行走间,似乎有人认出了她,乐瑶拉低了毛线帽子的帽檐,不着痕迹地和师之然保持距离。

师之然也注意到了周围的变化,很配合她的行为,乐瑶轻轻松了口气。

只是,尽管她已经发现得很早了,还是有人拍到了照片。

彼时乐瑶并不知道,她将师之然和乐清送到安检口,接下来的路就得他们俩一起走了。

“拜托学长了,你有我的微信,我哥每天的情况就麻烦你跟我说了。”乐瑶语气里满是担忧。

师之然温声说:“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保准完成任务。”

哪怕他说得信誓旦旦,可乐瑶依然不怎么放心。她上前帮哥哥整理了一下围巾,抚平他的衣角,良久才朝他们挥手告别。

“自己照顾好自己。”乐清叮嘱了乐瑶一下,在师之然的陪伴下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乐瑶戴着毛线帽子,围巾遮住大半的脸,只露出一双灵动惑人的眼睛。

她专注地看着哥哥和师之然走过安检,再次朝他们挥手告别。

她用了很大力气,好像使劲挥手就不会掉眼泪了一样。

等她好不容易离开了机场,打到车往回走的时候,手机震动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是赵彤,她皱皱眉,接起来说:“彤彤,怎么了?”

赵彤语气复杂道:“你在机场?”

“是的,你怎么知道?”

“你看看微博吧,你被人拍到了,和你挽着手的帅哥是谁?你男朋友?你不是没男朋友吗?你跟公司隐瞒情史了?”

乐瑶皱起眉,放下手机飞快打开微博,也不用搜索自己名字,很轻易就在热搜上找到了问题所在。

疑似乐瑶男友曝光?

这都什么和什么。

好像到了这一秒,乐瑶才真正意识到自己不再是个普通人了,她已经是生活在聚光灯下的公众人物了。她点进热搜,看见了她和师之然虚挽着手的照片,只拍到了侧面,是苹果原相机,可哪怕是这样的生图上,乐瑶仅露在外的半张脸也闪闪发光,漂亮得不行。

乐瑶点开评论,果然看到大家重点抓错,全都放在了她的美貌上。

缓缓吐了口气,她重新抬起手机说:“我看到了,那是我学长,他今天陪我哥去国外做手术。”

“做手术?”赵彤有些意外。

乐瑶“嗯”了一声说:“是的,我哥要换肾,我学长正好在国外进修,帮我联系了医院和医生。”

赵彤好一阵子没说话,等乐瑶开始烦躁的时候她才低声道:“你要签约金是为了给你哥治病?”

乐瑶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说:“这件事我自己来处理,你不用担心。”

赵彤叹息道:“这也没那么难处理,你发个微博澄清一下就行了,只是你刚签约就闹出这种事,上面可能会不太高兴。”

乐瑶忽然笑了:“他们本来就不高兴了,还能更不高兴?就算更不高兴,也不能再把我怎么样了,我不在乎。”

赵彤也听到了一些风声,但她还不确定,所以欲言又止的。

乐瑶没再犹豫,挂了电话,快速发了个微博。

乐瑶的微博内容很简单,一张机场照片,带定位,内容就几个字:三人行,送亲哥和学长出国,母胎单身,没有男友。

亲自下场辟谣,辟谣速度也是一绝,乐瑶这种行为再次吸了一波粉,当然更主要还是她生图太能打,让大家抓错了重点,再加上粉丝们不遗余力地表示挽着手的距离那么大,明显就是因为礼貌,看着亲密全是因为拍摄角度问题,大家最后便把注意力全放在了乐瑶的脸上。

乐瑶想了想,又补了一张**,坐在出租车后座的她躲在围巾里,眼睛明亮,笑容纯美。

先成娱乐高层会议室,一场会议刚刚结束,周铮一边往外走一边看手机,他重重地叹息一声,引起了关樾的注意。

“怎么了,叹什么气。”关樾问了句。

温漾在他们身后走出来,三人隔的距离不远。

“你看。”周铮把手机递给关樾。

关樾眯眼了看了看:“这谁?怎么这么不知分寸,在外面和人挽着手?哦,乐瑶?那个要签约金的?”

温漾脚步顿了顿,落在腕表上的目光朝前看了一眼。

“嗯,不过她自己已经澄清了,说是学长,不是男朋友,只是送人家出国。”

“三个人呢,也不是俩人,还有个是亲哥哥,确实不该是什么暧昧关系。”关樾附和了一句,又“啧”了一声,“人长得不错,确实漂亮,无修图都很能打。”

周铮看了一眼身后,温漾正拿出手机,视线不在他们这个方向。

于是他压低了声音说:“条件确实不错,才华也是有的,但……”

他留了一半话没说,但关樾已经明白了。

“倒也没什么可惋惜的。”关樾拍拍他的肩膀,“温总看人一向很准,这种艺人现在就这么能整幺蛾子,还自己直接澄清绯闻,也不和上面打个招呼商量商量,今后还不知道该多擅自主张,现在这么安排没什么不好。”

周铮说:“倒也不是她直接自己澄清的吧?应该是和经纪人商量过了,她那个经纪人是按照你的意思安排的新人,没经验,但处理得也还算不错吧。”

再后面他们也没多说了,乐瑶刚签约就闹绯闻,公众人物在外毫无自觉地和男性挽手,本身就已经很没职业道德了。

虽然她靠着能打的颜值和快速辟谣拉回了局面,也依然给高层们造成了坏印象。

温漾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手机,果然看到了高挂热搜的乐瑶。

他点进去,看见了乐瑶被拍的照片,照片上的女孩精神不错,丝毫没有被疑似雪藏后该有的烦恼忧愁。她虚挽着一个穿驼色大衣的男人,两人之间倒没什么暧昧气氛,似乎真的只是单纯的朋友。

不管真相如何,这样不知分寸的行为还是令人厌恶的。

太能作妖,雪藏了没什么不对。

温漾关闭微博收起手机,快步回了办公室。

赵彤这会儿在公司坐班。

她从同事和周铮的潜台词里隐约知道了些什么,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

乐瑶是她第一个艺人,如果她真被雪藏了,那她也会跟着遭殃。

她们刚认识,没什么革命友情,但乐瑶有句话是对的,她们现在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她想了又想,鼓起勇气去约周铮吃饭,但周铮接下来半个月要出差,她只能等对方回来再说。

赵彤叹息一声,告诉自己耐心点,总不能越级找更上面的人,她和乐瑶都是新人,这样只会更加惹人厌烦。

接下来的半个月,乐瑶可谓度日如年。

她每天在朋友圈看到宋雨婷和封茜训练录歌的动态,可她这边却没有任何消息。

她告诉自己耐心点,别这么快下判断,可她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连她的粉丝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宋雨婷和封茜最近发的微博要么是在录音室要么就是在练习室,可乐瑶的微博不但很少,好不容易发了,也只是生活日常。

乐瑶看着粉丝群里大家担心的讨论,把自己埋在了被子里。

她得做点什么。

她不能这么等死。

几分钟后,乐瑶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冷笑一声,拿起手机拎起吉他出了卧室。

她现在想清楚了,她不能再那么盲目乐观了,她可能真的被高层厌恶,使手段雪藏了。

她得反抗,她得让他们知道,他们不可能就这么压着她五年,她是不会认输的。

她乐瑶这辈子,就不知道认输两个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