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子琛听到她的话,心里骤然一痛。

“陆简蔓,是我对不起你。”“算了,”陆简蔓回过头,朝他灿然一笑,“我早就不在意了。”对不对得起又怎么样,以前只是她自己傻而已。

不管宋子琛究竟怎么想,她都不在意了。不是恨也不是怨,而是不在意。

宋子琛放在—侧的手渐渐攥紧,他眉头紧皱,深邃的眼中难掩自责和悔恨。

他偏头去看陆简蔓,她正看向窗外。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陆简蔓偏过头的后半边侧脸,她今天将头发全挽起来扎了个松松的丸子头,露出纤细柔婉的脖子,些许细小的碎发落下来,温柔中又带了些许的俏皮。

“我爱你,陆简蔓。”不管你怎么想我,你是怨我恨我还是不在意我,我爱你,陆简蔓。

这天底下人熙熙攘攘,不确定的事情太多,我只能确认一件事情。

我爱你,陆简蔓。

陆简蔓回过头来,她明显被他突然的告白吓到了。

她的心中下意识就想嘲讽几句,可她却看到了他那双深邃的眼睛。

那双跟昨夜一样深的眼睛,那双跟海一—样深的眼睛,深得她觉得自己从来都看不透的眼睛,此时她却看得分明,里面全是真挚。

那瞬间,她没来由地想起了曾经的自己。

曾经,她不也是捧出一颗真心,卑微到尘埃里面,去乞求他的爱吗?

陆简蔓别过头:“现在还说这些做什么。 你觉得我们能回到过去么?如果可以的话,说不定我还会考虑考虑。”

宋子琛没有说话,陆简蔓给他出了一一个不可能的题目。

时间倒流。谁能做到呢?

陆简蔓低头一笑,她知道自己的这个条件是在为难他。

可她不过是想告诉他一—件事,他们已经绝无可能的事实。

一切早就不一样了。

宋子琛,我们早就跟以前不一样了。

两个人一路沉默,到了警局,宋子琛打开车门,陆简蔓紧跟着下车。

她听见宋子琛叹了口气,用只有他们能听见的声音,语气中带着无可奈何。

“陆简蔓,可我停止不了爱你。”陆简蔓微微一—怔,她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依旧有着俊朗的眉目,只是却有些消瘦,使得曾经冷漠锋利的他看上去有几分颓废,但也加上了一层浅浅的柔和。

他也静静地看着她,比起以前来说,她有着一双要明亮太多的眼睛,还有红润的脸蛋和嘴唇。

她身上的一切变化都表示着,她最近过得很不错,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这样就好。

只要她过得好就好。

宋子琛率先移开了眼睛,他掏出钱包给了车费,又走过去将她的行李箱从后备箱里面拿出来,顺势拖在了自己的手下。

“走吧。”他朝她柔声道,拖着行李箱就往前走去。

春日的料峭寒风还有些冻人,陆简蔓却觉得自己有些发热。

是因为他说的那句话吗?

还是因为他近来做的这些曾经从来都不会做的事情?

亦或是她被这异国的情调给看花了眼?

她居然有那么一刻,开始对宋子琛心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