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灰蒙阴沉地朝人压下来,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陆简蔓抱紧了手里的饭盒,快步走到路边去拦出租。

跟宋子琛结婚的三年来,她每天都亲自给他做饭送到公司,好像这样就能证明她的婚姻是幸福的。

一点冷雨落在她的脸上,仿佛要让她从这个美梦中醒过来。

12点10分,宋氏集团。

宋子琛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就看见比起往日略有些狼狈的陆简蔓。

他英挺的眉头微蹙,嘴角紧抿成一条冷峻的线。

陆简蔓抬头,发现了宋子琛,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初秋的天气,她穿了件大衣,头上戴着帽子,整个人显得不伦不类。

三年来,她每天都亲自下厨给宋子琛做饭送到公司,风雨无阻。

“宋子琛,快吃饭吧。”她笑着打开保温桶。

宋子琛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冷眼看着她灿烂的笑脸,心里只觉得好笑。

“三年了,你演得不腻吗?”

陆简蔓脸上的微笑瞬间顿住,那种寒冷的感觉再次出现,从湿冷的毛衣浸入骨髓,让她浑身都打着颤。

可不过一瞬,她又重新笑了起来。

宋子琛冷笑一声,他早知陆简蔓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冷漠的人,不管他怎么对她,她永远都能笑得出来。

一看见她脸上那种若无其事的虚伪笑容,宋子琛就觉得恶心。

片刻后,陆简蔓才重新颤抖着手把饭布置好。

“吃饭吧……”

她的眼中露出一抹悲哀,可随即又消失,宋子琛只觉得是自己看错了。

宋子琛淡漠的眸子看向她,片刻后,他坐下拿起了筷子。

他是个很有修养的人,吃饭慢条斯理,唯独他眉间带着的一丝不耐和烦躁打破了这种和谐。

陆简蔓一直微笑地看着他,眼神专注而认真。

她看了他三年,却总觉得看不够,仿佛少看一眼,以后就再也看不到了似的。

宋子琛强忍着不耐,一吃完东西就开始赶她走。

“陆小姐,你可以回去了。”

他叫她陆小姐……

陆简蔓低下头,知道宋子琛是故意的。

三年了,他连叫她的名字都不愿意,只用这种客套礼貌的称呼来羞辱她。

可是她能怪谁呢?这不都是她自找的吗……是她逼着宋子琛跟心爱之人分手,又逼着他娶了自己。

她罪无可赦,她该死。

如果她没有这么爱宋子琛,或许她真的早就死了。

陆简蔓眼神微黯,她没有去纠正他的说法,而是伸手去收拾桌上的饭盒。

“你今晚记得早点回家。”

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宋子琛的脸色沉得十分难看,他瞥了陆简蔓一眼,寒冷的眸子仿佛结了一层冰。

“我当然不会忘记。”

她的命令,他必须要做到不是吗?

这就是他们的结婚契约。

陆简蔓低垂的眼中乍然出现一丝真心的欢喜,他竟然记得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

她不由露出一个带着酒窝的笑:“我很开心你记得。”

宋子琛用他幽深的眸子深深地看着陆简蔓,半晌之后,他忽然冷笑着摇了摇头。

“陆简蔓,你也配开心?”

说罢,他转身就走。

陆简蔓的笑僵在脸上,紧攥着饭盒的手发紧,瘦得骨节分明。

她不想笑,可笑容仿佛已经成了她的面具,上扬的嘴角不断颤抖,假的让人难过。

眼前天旋地转,她也摇摇欲坠。

真的好冷,冷得她好想哭,但是她的眼眶却干涩无比,只有笑容还待在脸上。

她从来就不觉得开心。

这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陆简蔓回过神来,手机上显示是“梁医生”,她按下挂断。

走出宋氏大楼,陆简蔓摘下帽子,湿透了的头发落在肩上。

手机又震动起来,她点开短信,都是来自梁医生。

“简蔓,你今天怎么没来复诊?如果有事的话,我们可以明天见面聊聊天。”

“今天有好好吃药吗?”

看着这些小心翼翼的短信,陆简蔓自嘲地笑笑。

她这个人,好像光是活着就是对所有人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