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喜欢我第1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我知道你喜欢我

程安商则小说叫做《我知道你喜欢我》,本站提供我知道你喜欢我全文免费阅读:“呜呜……老、老师……是他先揍我……我、我才还手的,呜呜……”程安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哭得声嘶力竭的小胖,抽了张纸巾帮他擦掉眼泪和鼻涕。“胡说八道。”个子瘦小的纪一元面无表情地站在小胖身旁,闻言嘀咕了一声。

“呜呜……老、老师……是他先揍我……我、我才还手的,呜呜……”

程安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哭得声嘶力竭的小胖,抽了张纸巾帮他擦掉眼泪和鼻涕。

“胡说八道。”个子瘦小的纪一元面无表情地站在小胖身旁,闻言嘀咕了一声。

“我……我才没有胡说!就……就是你先动的手!”小胖一听立马反驳道。

“敢做不敢认,怂包!”

小胖气急,他瞪圆了一双眼睛,手指着纪一元对程安说:“老师,他骂我是怂包!”

程安:“……”

帮他把脸上的眼泪抹干净后,程安说:“男子汉可不会像你这样哭哭啼啼的。”

小胖听到这句话吸了吸鼻子,将眼泪憋了回去,一脸“我不哭,我是男子汉”的表情。

安抚好小胖的情绪,程安从抽屉里拿出红药水和棉签帮纪一元处理脸上的伤口。一开始小家伙还板着一张脸,程安拿着棉签的手微微***,他立马疼得龇牙咧嘴。

“疼吗?”

纪一元别开脸,咬着唇不说话。

“为什么要打架?”

“我没有打他。”纪一元冷着脸,脸上写满了倔强,“算了,说了你们也不信。”

程安往他的伤口处贴了一块止血贴,“你没说怎么知道我信不信。”

“小胖,老师给你一次机会,你把事情经过完整地说一遍。”见纪一元不再说话,程安将剩余的棉签和红药水放回抽屉,转头看向小胖。

“就……就是……我们在上体育课的时候,纪一元无缘无故地拿球砸了我一下,然后……”

“然后你就上去还手了?”

小胖撇了撇嘴,没出声。

程安也没再说什么,她的身子微微前倾,打开电脑屏幕后对他们说:“我们来看个视频。”

屏幕上出现的场景赫然是学校的篮球场,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正是今天下午四点整,程安用鼠标拖快视频的进度条,将时间定格在小胖被球砸的那一瞬间,“刚才我们看到,纪一元站在右侧的台阶上,球却是从左侧飞过来的,所以小胖,这球不可能是纪一元砸向你的。”

“那是谁砸我的!”小胖很是气愤地说道。

“谁砸的我不知道,但重要的是,你错怪并且打伤了同学,是不是该道歉?”

“我……”小胖心虚地低下脑袋,过了片刻,才小声道:“对……对不起……”

“听不见。”纪一元扬起下巴,别开脸。

“纪一元,我对不起你!”小胖咬了咬牙,大声地吼了出来。

“这还差不多。”纪一元低声嘟囔了一句。

两位小朋友握手言和之后没多久,小胖就被他妈妈接走了。

临近冬季,白昼变短,天黑得早,下班点一过,办公室里的老师都走得差不多了。

程安让纪一元坐在她的位置上先写会儿作业,等他的家长来接,她自己坐在另一旁批改学生的作业。片刻后,察觉到室内的光线有些昏暗,她起身走到门边打开灯。

她的视线恰好落在窗外的楼梯上,有个男人正在拾阶而上,身影挺拔清隽,手肘处挽着一件深黑色的西装外套,从程安的视野正好可以看到他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男人的面容清润如玉,姿容卓越,款款走来,宛如画中人一般。这一刻,程安的脑海里忽然浮现了一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说的大抵就是这般人物吧。

男人迈着修长的腿走到门边,他涵养极好地敲了敲门,然后走到她面前,微薄的嘴唇轻启,声音清润又低醇,像早春的溪涧敲打在心间。

“你好,我是纪一元的家长。”

在短暂的愣怔过后,程安反应过来,就将人请进了办公室。

“你好,我姓程,是纪一元的班主任。”程安自我介绍了一番。

商则淡淡颔首,语调清冷道:“商则,纪一元的舅舅。”

简短的介绍过后,程安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大致跟他说了一遍,商则沉默地听着,末了转头看了身旁的小人儿一眼,纪一元被他这一眼看得浑身一颤,默默地低下头,往他身后缩了缩。

本来没做错什么事,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莫名心虚。

“我明白了。”了解完事情的始末,商则开口对程安道。

程安点了点头,低头看向纪一元,温声道:“纪一元,打架不能解决任何事情,希望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你能跟老师第一时间反映,知道了吗?”

“知道了,程老师。”

“时间不早了,跟你舅舅回去吧。”

程安抬起头,商则对她简单地点了下头示意后,就带着纪一元离开了。

送走了两个人之后,程安看了眼时间,打算把作业批改完再回去。

程安批改完最后一份作业,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眉心,起身收拾自己的桌面。她整理干净后,将办公室的窗户和灯全部关闭,才锁门离开。

她扶着墙壁缓慢地走到楼梯边,再摸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走下台阶。

早些年她遭遇了一场车祸,左腿被卷至车轮底遭到碾压,导致左小腿肌肉全部坏死,几乎残废。过了几年,她慢慢学会了脱离拐杖,用右腿支撑着身体走路。

那段阴郁绝望的时光,程安现在想起心里还是会有寒噤噤的冷意,挥散不去。

黄昏日落,校园里寂静无人,只有脚边孤单寂寥的影子。程安经过门卫室时保安还在值班,憨厚的保安大叔跟她打了声招呼:“程老师,这么晚了才下班啊。”

程安朝他笑了笑,说:“对啊,今天你值夜班吗?”

“是啊。”保安说,“最近天黑得早,程老师你一个姑娘家的,腿脚又不方便,以后别留那么晚,早点回去。”

“好。”程安温和一笑。

和门卫室保安道别后,程安拎着包一瘸一拐地往学校附近的公交站台走去,她刚走没几步,就看见前面停着的一辆纯黑色的奥迪旁站着一大一小的两个人,纪一元率先看到她,朝她招了招手。

程安往前走了几步,站在车旁的男人正好抬起视线,目光轻飘飘地落在她的身上。

他的眉目清俊,一双如黑曜石般漆黑透亮的眼眸狭长漂亮,噙着一点清冷的光,看上去深邃幽然,好似一口望不见底的古井。

商则朝她微微颔首,只对视了一眼便挪开了目光,低头看手机。

“你们……还不回去吗?”程安记得他们已经离开好一会儿了。

“我们在等人。”纪一元回答她。

他话音刚落,就见站在他身旁的商则眉心微蹙,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按了按,然后锁屏将手机放进裤袋里,语气微沉:“不等了,上车。”

“哦。”纪一元回身准备开车门,突然想起了什么,喊住已经走到驾驶座旁的男人,“舅舅,程老师走路不方便,我们送她回去吧。”

被点到名的程安忽地一愣,见商则的视线移过来,她连忙道:“不用,我家离这里很近的,就几站路。”

“程老师,我们顺路载你。”纪一元说。

程安看着他,温然一笑道:“你的好意老师心领了,但不用麻烦,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说着她后撤一步就要离开,“时间不早了,你们早些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见她坚持,纪一元也不好勉强。程安离开后,纪一元打开车门钻进后车座,却没有安分地坐着,他的手臂抱住副驾驶座的头枕,身体微微前倾,看着前方步履艰难的清瘦人影,又摸了摸自己脸上的止血贴,对商则说:“程老师绝对是我见过的最好的老师。”

商则瞥了他一眼,沉声道:“坐好。”

纪一元撇撇嘴松开了手臂,在座椅上坐好。

刚到路口就遇见了红灯,商则将车子停下,目光不经意间瞥见右前方那单薄的身影,他的目光微凝,指尖轻轻敲打着方向盘,漫不经心地问道:“你们老师叫什么?”

“程安。”纪一元想起了开学第一天程安的自我介绍,补了一句:“前程似锦的程,安逸的安。”

“舅舅,你问这个做什么?”

路口信号灯转绿灯,商则踩下油门,没有回答他,反而说道:“关于你脸上的伤,回去写份检讨,五百字。”

纪一元哀号一声,瘫倒在座椅上。

隔天是周六,程安刚起床就收到了西陌陌发来的微信消息。

西陌陌是她前两年住在S市乡下阿公那里认识的,她们起初是邻居,后来成了好友。她跑来A市这边念大学,她家里人还特意托程安好好照顾她。

程安拿起手机一看,西陌陌发来的是一条语音。

“程程,我在图书馆借的一本书快到期了,我记得那天顺手搁你家里了,你今天有空吗?可不可以帮我拿去还一下。拜托了,我今天有社团活动。”语音后面还发来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

程安被她发来的表情逗笑了,想起自己今天正好要去图书馆一趟,刚输了几个文字准备回复,她又发来了一条语音。

“哦对了,书里还夹着庭记饭店的午餐券,任点免费哦!是我上次去吃饭时抽中的,就当是你帮我跑这趟的酬劳吧!爱你哟,么么哒!”

听完语音,程安回复她:“好,知道了。”

她起床洗漱后简单地吃了点早餐,就拿起西陌陌落在她家的那本书拎着包出门了。

一上午她都坐在图书馆里看书,等到临近饭点她才离开。临走前把挑选好的书都办了借书登记,她今天背的包有点小,便将塞不下的书拿在手里。

西陌陌说的那家庭记饭店在图书馆附近,是一家极有特色的粤菜馆,走路大约七八分钟就到了。

正值饭点,饭店里的人有些多,她一进门就看见餐桌座位上都坐满了人,前来接待的服务生好不容易同别的座位的客人协商好,给她找到了个位置,程安正准备过去时,就看见临窗的双人座位上有个男人正在朝她招手。

程安并不认识那个人,她往自己的身后看了看,疑惑地指着自己,就见男人微笑着点头。

程安微微皱眉,但还是抬腿走了过去,男人见到她的走路***,脸色忽地一变,有些怪异。

“你好,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程安礼貌地询问。

男人看着她,神情有些复杂道:“你是陈小姐吗?”

“嗯,我姓程。”

“你好,我姓李,是王姐介绍我来和你见面的。”男人顿了一下,又道:“那个,陈小姐,不好意思,我事先不知道你是这样的……情况,我可能……”

男人的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显而易见了。

程安这才明白过来,眼前这位李先生是把她错当成他的相亲对象了。她张了张嘴,解释道:“抱歉,这位先生,你可能认……”

她的话未说完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对面的男人看着来电显示,跟她示意他先失陪一下,然后拿着手机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王姐,你给我介绍的对象怎么是个瘸子啊?”

商则在洗手台边洗手,身旁有个男人正拿着手机通电话,正好挡住了他的路。

“麻烦借过。”他清冷的眸子看了男人一眼,商则开口道。

男人被他看得后脊一凉,立马侧身让路。

“长得是挺漂亮的,但就是有条腿是瘸的。”男人的语气略微遗憾。对方似问了句什么,他顺口答道:“是啊,我问过了,是姓陈。”

商则脚步微顿,头顶的灯光折射在他的眼中,原本深邃沉静的眼底似掠过一簇光,他只是轻微地一顿,继而又脚步如常地走了出去。

程安站在原位上等着男人回来,她的视线瞥到男人的座位上摆了一本书,她再垂眸看向自己手中拿着的书,突然意识到他为什么会将自己错认成他的相亲对象了,应该是俩人事先约好第一次见面手里要拿本书当作暗号之类的……

在她想得出神的时候,男人已经接完电话回来了,程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对方语气不善道:“陈小姐,我很抱歉。对于你的特殊情况,恕我不能接受。”

程安闻声微愣。

男人见她一副呆怔的神情,以为她是听不明白,便开诚布公道:“我处对象虽然不要求她温良贤淑、得体大方,但起码要是个正常人。如果你一开始就将自己的情况说清楚,也不会浪费彼此的时间。”

估计是被人欺骗让他感觉极为不快,就连说话声音都不由得加大了几分,引得周围顾客频频往这边侧目,还有些胆大的直接往程安的腿上看去。

程安的表情忽然僵硬。

商则正好和同校的几名讲师教授走出包厢,正要下楼梯时,他的目光就被这边的动静吸引了,视线接触到那眉目清雅的人时,他眉目微挑。

“先生,冒昧地问一句,你们今天约好见面时拿的书叫什么?”程安的语气淡淡的。

男人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说:“不是《简·爱》吗?”

程安举了举手中的书,将封面对着他,眉目微弯:“不好意思,我这本是《瓦尔登湖》。”

男人脸色一变,似猜到了什么:“你……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相亲对象。”说完,程安还朝他温和一笑。

她话音刚落,从正门口走进来一个女人,手里恰好拿着一本《简·爱》,她环视了一圈,走过来说:“你好,请问你是李先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