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总,你要是再说谢谢,我以后可不来见你了。”唐勋也把饮料喝完,跟着站起来。

二人走出粥店。

临别之际,刘珊珊毫无征兆的张开手给了唐勋一个拥抱。

面对突如其来的这个举动,唐勋瞬间懵了,大脑不断的嗡嗡作响,刘珊珊身上独有的香水味,更是钻入鼻孔,犹如潮水般冲刷着头皮。

“再见!”

拥抱持续了十多秒,随着刘珊珊转身跑开,才落下帷幕。

直至刘珊珊的身影消失不见,却见唐勋还犹如呆鹅般站在原地。

“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有了钱,就变坏。”而这时,之前躲在粥店二楼盯着唐勋的家伙,也已经来到一楼,靠近窗边,用手机记录下了刚刚拥抱的整个过程。

秦琳琳。

郑金的老同学。

在她看来,唐勋无疑验证了男人有钱就变坏的观点。

真不是东西啊,郑金刚刚生了孩子,在家辛辛苦苦带娃,结果唐勋在外面拿银行卡包养不要脸的小三。

想着,她一半同情,一半幸灾乐祸的拨通微信视频通话。

郑金刚刚把女儿哄睡着,正在卫生间洗衣服,冷不丁听到微信发出的视频邀请,赶忙把卫生间的门关上,小声道:“琳琳,找我有事吗?”

因为前几天的项链事件,她对这位老同学的印象不是很好,想着是以后就少联系,可现在人家主动发来视频邀请,她又不好意思不接。

“郑金,你在洗衣服啊?”视频里,看到郑金所在的环境,秦琳琳下意识问。

“对啊,孩子刚刚睡着,我趁现在把衣服洗了。”

“快别洗了,出大事了!”秦琳琳的声音立马变得尖锐起来。

“嗯?”郑金眉头一拧。

“你猜我刚刚看到谁了,我看到你家唐勋了。”秦琳琳也不卖关子,直接说出来,之后还把摄像头对准粥店外面的唐勋,这个时候,唐勋已经拦下一辆出租车,正好钻进去。

即便只有背影,郑金还是一眼认出,不由得笑道:“琳琳,你要说的大事,就是看到我老公了啊?”

“当然不是。”

“我看到你老公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有说有笑,还拿了张银行卡给对方,分开的时候,又搂又抱,就差没亲上。”

秦琳琳添油加醋的描述,仿若唐勋和刘珊珊就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燃。

“不可能,琳琳,你是不是看错了,唐勋不是那种人。”

而得到这样震惊的消息,郑金的第一反应是看错了,因为她相信自己的男人。

然而——

秦琳琳懒得废话,把唐勋和刘珊珊拥抱的视频发到微信上。

啪嗒!

看过视频,郑金就连手机都拿不稳,滑落到地板上。

一脸,失魂落魄。

视频中,唐勋和刘珊珊相拥,虽然没有更为亲昵的举动,但足以刺痛郑金敏感的心灵。

刹那间,仿若天塌了!

世界黯淡无光!

她就像丢了魂魄,两眼空洞,任由掉到地上的手机里,秦琳琳大声呼喊:

“郑金,你还好吧?”

“郑金?郑金?”

“郑金,你不要吓我啊。”

“郑金……”

足足喊了两分多钟,郑金才麻木的眨了眨眼皮,机械般把手机捡起来,毫无感情的说道:“我没事!”

秦琳琳见状,长舒一口气,“你刚刚真的吓到我了。”

郑金却没有言语,默默退出视频通话界面,重新打开唐勋和刘珊珊相拥的视频。

视频只有短短十几秒,但每一秒,都犹如一把冷秀丽的匕首插进郑金的心窝。

可她,还是要看,并睁大眼睛。

看了一遍一遍又一遍。

直至泪水模糊双眼,完全看不清。

她多么希望视频里的男人不是唐勋,可事与愿违,那个男人就是自己的老公啊。

无助的绝望,侵蚀身体。

忽然,啪的一声,手机又掉落到地面。

岂料手机那端的秦琳琳也还没挂断视频,听到动静,赶忙道:“郑金,现在可不是伤心的时候,赶紧做选择吧。”

“要么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当你的老板娘。”

“要么就赶紧收集证据,离婚的时候,能多分一点钱。”

以过来人姿态,秦琳琳收起幸灾乐祸的小心思,倒是真诚的给郑金提意见。

毕竟当年,这女人与初恋,就是这么掰的!

大家都是受过伤害的女人,自然而然,心生几分同命相怜的感触。

而郑金也不知有没有把话听进去,捡起手机,挂断视频通话,转身走出了卫生间。

床旁,有一面穿衣镜。

郑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头发乱糟糟,衣服宽松,因为坐月子,脸蛋圆润了不少,用手捏了捏,赫然是长出了婴儿肥。

此外,她都记不得自己多久没化妆了,皮肤油腻,蜡黄。

乍一看,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