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我上班就不累吗?”高帅撇撇嘴角。

“高哥,你上班当然也很辛苦,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相互体谅,一味的争吵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高帅没吭声,他自然明白夫妻之间要相互理解,可白秀丽朝他抱怨的时候,心里面的火气就是憋不住。

“高哥,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你说。”

梁雪丽的眼眸闪了闪,道:“我不是说嫂子做错了,只是在我看来,夫妻之间,互补是最完美的搭配,本来就该一个主外,一个主内,有人赚钱养家,有人整理内务,反正我以后结婚了,肯定是希望自己的老公以事业为重,赚越多的钱越好,高哥,你可不能笑人家是财迷哦。”

高帅一愣,笑着说怎么会,心里却在想,要是白秀丽也能这么认为就好了。

“高哥,等嫂子回来,你跟她好好聊聊,有时候啊,男人低头认个错,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梁雪丽突然站起来,眨了眨眼睛,之后走进厨房,开始做饭。

高帅陷入沉默,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半个小时后,梁雪丽简单的做好三菜一汤。

高帅觉得跟梁雪丽很聊得来,甚至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主动开了瓶红酒,想跟梁雪丽喝几杯。

梁雪丽立马将脑袋摇成拨浪鼓,“高哥,我酒量很差的,喝两口就头晕,喝一杯就要醉。”

“这种红酒的度数非常高,就跟饮料差不多,喝几杯没事的,再说,现在都到家了,就算喝醉了,直接回房间睡觉。”

架不住高帅的热情,梁雪丽只好答应喝一些。

另一边,唐勋也原本计划着外面吃完回家,结果郑金说家里还有菜,不要浪费了,就回家吃。

谁可知,等他们回到家,车才刚刚停稳。

郑金的电话响了。

秦琳琳来电。

“郑金,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我男朋友也出轨了?”电话接通,便传来秦琳琳哭哭啼啼的声音。

愕然听到这样的消息,郑金张了张嘴,赶忙问秦琳琳发生了什么事。

秦琳琳哭着说,她今天跟于俊杰说好的去逛街,结果中午的时候,于俊杰来电话,说公司临时加班,只好等下次再约。

她没多想,就一个人去逛街。

万万没料到,她在市区远远撞见于俊杰,于俊杰正搂着一个性感女郎卿卿我我的坐进出租车,还带着一个行李箱。

她立马给于俊杰打电话,于俊杰倒也不否认,直接说分手,还让秦琳琳别再烦他,他准备跟新欢出国。

秦琳琳傻了眼,从去年开始,于俊杰用她身份证进行网贷,借了不少钱,说好了一起还,如今于俊杰说分手就分手,还要出国,那网贷的钱怎么办?她一个人还吗?

她赶忙又给于俊杰打电话,谁曾想电话被拉黑。

微信也被拉黑。

一切联系方式通通拉黑。

秦琳琳只觉得天都要塌了,要知道总共借了五十多万的网贷啊,利滚利,利滚利,这辈子别想还清。

“郑金,你说我该怎么办,郑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秦琳琳越哭越伤心,隔着话筒都能预见她那张满是泪痕的脸庞。

很显然,除了无法偿还的网贷之外,这女人的心更是深深受伤。

她以前确实比较贪玩,谈过好几段恋爱,被人骗过,也骗过别人,但遇到于俊杰,她是真的想跟对方走到最后,并且无条件相信对方,否则也不会心甘情愿的把身份证拿出来,网贷了几十万。

结果到头来,真心换来的却是欺骗和背叛。

试问又有哪个女人能够继续保持平常心。

话筒里,伤心的秦琳琳都快语无伦次了,疯言疯语。

郑金很担心她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做出一些过激的举动。

“琳琳,你在哪,我现在过去找你。”

秦琳琳哭哭啼啼,说自己在出租屋。

郑金接着问出具体地址,然后看向唐勋,希望唐勋能跟自己一起过去。

唐勋当然不会拒绝,只是心中有些好奇。

上次在商场遇到的时候,秦琳琳介绍于俊杰,说他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职员,现如今广告行业比较萧条,赚不了多少钱。

那么于俊杰说出国就出国?

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吧。

唐勋隐隐意识到什么,驱车带着老婆孩子,先过去找秦琳琳。

秦琳琳也没有买房,租住在当地一处比较高档的小区。

租金,虽然是于俊杰在给。

不过现在回想,这笔租金,恐怕都是从网贷出来的钱里慢慢扣。

合着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

秦琳琳觉得自己就是大傻逼。

高档小区对于来访人员的登记较为严格,唐勋和郑金分别登记了身份证才被准许放行。

5栋1702.

郑金确认地址没错,当即按响门铃。

约莫过了一分钟,秦琳琳才打开门。

“呃……”

却见秦琳琳双眼红肿,头发乱糟糟,犹如顶着个鸟窝,当然,最关键还是她身上只穿着贴身衣裤,三点式呈现在众人面前。

唐勋愕然的看到这一幕,赶忙闭眼转过身。

郑金也吓了一大跳,赶忙领着秦琳琳先去穿衣服。

原来这女人今天出去逛街,身上穿的裙子,是于俊杰新买给她的,得知对方是个大骗子,她回到家里一气之下就把裙子给脱了,踩在地上当拖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