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太白听到这个声音后,瞬间就消失在了几人面前。

祁珊珊本来也想跟过去。

可马上就被诸葛浮和赖玉山拦了下来。

他们也是听到了师尊的话。

再想到刚刚雷劫的场面,大概就明白了师尊的处境。

八成是衣不遮体了。

这要是让师侄女看到了,尴尬在所难免。

祁太白很快就来到了夜北面前。

将一套衣服送了上去。

等师尊穿衣完毕后,他才偷偷打量了起来。

灵力波动就是普通的通玄境一重。

但他知道,师尊这普通的通玄境。

就算不动用那些秘术,神庭境强者也不是师尊的敌手。

尤其是师尊身上的气息,更加神秘莫测起来。

反正依他的能力,完全看不透。

“师尊,这是一枚空间灵宝,里面有一些生活必备。”祁太白递过去了一枚储物戒指。

“太白有心了。”夜北夸了一句,没有推辞。

空间灵宝还是很必须的东西,有了它就会方便很多。

夜北当年也是有的,只不过在坐化之际就传给了大徒弟。

想到大徒弟那个妮子,夜北倒是升起了几分想念。

不过听太白说,那妮子去了另外一个天域突破境界。

想找到她并不容易。

此事就暂且作罢。

先解决了当下再说。

……

经过这一番折腾后。

每个人都有了事情要做。

诸葛浮带着一大批高等灵石去将诺亚方舟填充,并完善一下那些攻击阵法。

祁太白和赖玉山开始整修太白剑庄。

夜北和祁珊珊则是坐在了一艘小号梭性飞船中,极速向森落秘境出发。

祁珊珊原本还以为父亲或者师叔跟着一起去。

然后自己再和师祖两人进入秘境之内。

可没有想到,从始至终他们就没打算跟着。

祁太白听到她的疑问时,直接就笑了。

他说,你在师尊身边,那就是天下最安全的地方!

祁珊珊很是发愣。

她虽然见过了少年师祖的厉害,可还是满满的好奇。

而且越发接触,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这艘飞船为了保证速度,外形设计成了梭性,内部空间更是不大。

满打满算就十几个立方,站满五六个大人就算拥挤了。

但仅有两人的话,还是没问题的。

夜北坐在一张椅子上,正翻看着太白给他找到的一些资料。

祁珊珊就那么站在他身旁。

给她一天时间修炼,根本就没有半点用处。

更何况还是跟少年师祖在一个密闭空间。

她从小到大,都没怎么接触过多少外人。

这样的情况,让她心跳莫名有些加快。

祁珊珊偷偷瞄了夜北好几眼。

还别说。

少年师祖长得真的好看。

不缺阳刚,又仪表堂堂,清新俊逸。

呸呸呸,自己在想什么呢!

爹爹才是世上最帅的男人。

可飞船就这么大。

祁珊珊将视线移开后,不一会就看了回来。

“小丫头,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夜北忽然开口说话了。

这把祁珊珊吓了一条。

她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呢,俏脸微微一红。

“当然可以,师…祖!”祁珊珊应道。

喊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师祖,她多少还有些不太习惯。

“一直都没有听太白提起过你母亲,你能说说吗?!”夜北询问道。

他离这小丫头这么近。

对方心脏扑通扑通跳的那么快,有些影响他看书。

难道是第一次飞上天,或者坐飞行灵宝,恐高症!?

还真有可能!

想当初,自己第一次可以飞行时,心脏也跳的很快。

“我娘?!我爹告诉我,我娘在我出生时就难产去世了,所以我并没有什么感觉。”祁珊珊实话实说道。

难产没了!?

老四这是听他讲故事讲多了吧。

这理由还能再烂大街一些吗!

小丫头信,他可不信。

“小丫头,你今年多大了呢?!”夜北再次问道。

祁珊珊眨眨眼睛。

这问题对于女子来说有些……

少年师祖这问的也太直接了吧。

“珊儿五岁开始修炼,至今已经修炼了四十二年。”祁珊珊还是回答道。

夜北看了她一眼。

直接说四十七岁不就完了吗!

还分开整。

“修炼了四十七年才通玄境六重,太白还一直在身边指导,你这资质比你爹差多了啊!”夜北认真评价道。

太白这个年纪都已经突破到神庭境好几重了吧。

祁珊珊:“……”

爹!!

快来接女儿!

女儿还是觉得在你身边舒服呢。

“令师祖失望了,珊儿以后定更努力修炼,不负师祖期望。”祁珊珊心中吐槽,脸上还是恭敬回答道。

“嗯嗯,你加油!”

“好的师祖!”

两人陷入了沉默。

祁珊珊有些尴尬的左右乱看。

夜北却想起了事情。

四十七年前生的小丫头。

那时候太白还是半帝修为。

想保住一个母女平安再简单不过,难产而死就是扯淡。

而且,从那以后。

太白这小子就没有来祭拜过自己,整日颓废了起来。

这其中没有点事情,他才不相信。

看来太白还隐瞒了不少事情呢。

不过,凭他现在半帝巅峰的实力,应该没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

夜北也没有再多想。

全力控制飞船前往了森落秘境。

小山这飞行灵宝果然是速度惊人。

只是大半天后,他们已经到达了森落秘境附近。

可能是因为秘境要开启的原因,这里的空间很不稳定,尤其是在空中。

万一一个不小心被吸入空间乱流,那就是****烦事一件。

所以两人随意找了一处地方,就降落了下去。

飞船不大,直接就被夜北收进了储物戒指中。

两人步行朝秘境所在地走去。

这一路上。

他们也是看到了不少相同前往秘境的人。

只不过,他们都是一个势力或者一个家族几十号甚至上百号人组团前往。

像夜北这样的两人组。

仅此一份,别无他家。

尤其是他们身上流露出的灵气波动。

一个通玄境一重,一个通玄境六重。

这样的组合,不吸引别人目光都难。

两人没走多久。

就有一人上前搭讪了。

是一个青年人,修为深厚,已经达到了神庭境七重。

而且看其身上的气质,不是大家族,就是大势力中的人。

搭讪对象自然不是夜北。

而是颜值高于全场的祁珊珊。

“这位小姐,你们是不是落单了?!”

“我们是天池圣地的人,这里危机四伏,你们可以和我们一同前往森落秘境。”

这青年人彬彬有礼,再配上貌似端庄的气质,乍眼一看,会让人升起一丝好感。

“不用了谢谢,我们自己去秘境就好。”祁珊珊直接拒绝了。

不说师祖就在旁边,就算她一个人在外,也绝对不会接受这等陌生人的邀请。

这是她爹从小就教导过的。

夜北心中叹了一口气。

这小丫头,还是太年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