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那个贱女人知道我和您的关系,所以故意色诱我,目的就是让我给您说说好话,帮他们拿下亿达广场的项目,我当然是不同意,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高基顿了顿,继续道:“可是,当我要赶她出去的时候,那个贱女人突然自己撞到墙上,然后那个臭小子就进来了,非说我要强奸那个婊子,那婊子不同意才会撞墙,如果我不在您面前帮他们说好话,他们就要报官说我强奸未遂!”

“我自然是不会屈服,刚想报官,就被那个畜生把腿给打断了,还威胁我说,如果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就杀了我全家!”

高基一番话说的可是慷慨激昂,此时的他完全成了一个当代柳下惠,而童颜就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荡妇。

“杂碎!”

这时,姜尘将童颜轻轻放好,之后一个箭步来到了高基的面前,狠狠的扇了两记耳光!

这两巴掌直接将高基打的嘴里流血,牙齿都飞出去两颗。

“你是谁,敢在我刘氏公司打人,你好大的胆子!”

见姜尘敢当着自己的面打人,刘海运心中压着的火气也直接爆发了。

对于高基什么样,他最清楚不过,根本不相信自己这个小舅子的话,但姜尘当着他的面打人,把他的脸面放到了哪?

“我是谁?想知道我是谁,现在就给孙建国打视频电话,让他看看我是谁!”

姜尘狠狠的抽了高基两巴掌之后,猛地扭头看向了刘海运!

话音落下,一股凌厉无匹的暴虐杀意扩散开来,让整个办公室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嘶!

当看到那双冰冷无情,充满了杀意的猩红眸子,刘海运吓得猛吸了口凉气。

一瞬间,他就确定眼前这个年轻人杀过人,而且杀的还不只是一个人!

紧接着,他听到了那句狂妄至极的话。

让孙建国告诉他,眼前这个人是谁?

好狂妄的后生!

他刚准备动怒,突然看到了对方左手无名指上带着的一个黑色指环。

战王指环!

一瞬间,他便认出了这个指环的来历。

这当然也多亏了儿子一遍又一遍的跟他讲述战王指环的形状与模样。

“小的不是说让您晚点时间再来嘛,您怎么……”

虽然认出了战王指环,但戒指外形都是相差无几,不敢确定的情况下,他问出了一个问题,来辨别此人的身份。

那就是让那位来的时间,如果能对上,那眼前这位就是……

“你让我五点钟来直接签合同对吗?还想测试什么?”

听出刘海运想要再次确认,姜尘直接说出了具体时间和来此的目的。

听到姜尘说出了具体时间和事宜,刘海运双腿一软,吓得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冥……”

他失声大吼,而后急忙捂住了嘴巴。

“大人,大人……我真不知道是您……我有眼无珠,我瞎了眼……”

刘海运连滚带爬的来到姜尘面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双手朝着自己脸上扇了起来。

这一幕,让整个现场都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