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合一点。”

护士的话传入耳中,安意紧绷的神经被吓了一跳。

发凉的仪器使得安意身体僵硬。

离检她半米的蓝色隔断帘上,映着一个男人的轮廓。

模糊,清冷。

他离她很近,近到她能听到男人每一下呼吸声。

滴答滴答,时间行进的异常缓慢。

“薄先生,她是完整的。”护士说道。

安意忐忑地呼吸着,抖着手起来穿衣服。“薄先生,您对我满意吗?”

“嗯。”

蓝色的帘子后男人沙哑的声音,带着擦擦声,像是纱布磨铁锈的声音,跟着滚动的轮子和地板接触的声音传来,护士将帘子收起来的时候,男人已经离开了。

这就走了吗?

安意有些迟疑,却也着实松了一口气。

外界传闻薄煜然在一次事故中毁了容,丑得像魔鬼,双腿还残废了,一夕的巨变让他变得阴晴不定,嗜血又阴狠,所以来的路上,她一直担心自己见到薄煜然会惊吓出声。

没有见到薄煜然,这让她庆幸之余又有些失望。

毕竟,他是她未来的丈夫,晚见还不如早见呢。

……

走出房间,安意刚走到走廊上,嘎嘎的脚步声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喂,薄煜然长的什么样?他是不是和传闻中的一样,丑陋无比,难看得让人恶心?他是不是真的坐轮椅,那方面也废了?”

安意脚步一顿,脑袋里一闪而过那冰凉的仪器穿过身体的异样感,难堪就像是迅速生长的藤蔓,在安云瑶好奇的眼神下无处躲藏。

抿了好几次唇,安意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姐姐,我不知道。”

“安意,你跟我藏着掖着什么?”

尖锐的嗓音刺得安意不舒服,她低声解释道:“我没有骗你,如果你没别的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安云瑶抓住安意的肩膀,眉梢一凛,声音越发的刺耳。“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别忘了自己活这么大是亏了谁,没我们安家,能有你的今天吗?”

咄咄逼人的语气逼的安意无处可退,她攥紧拳头,深呼吸好几次,才抬头露出白瓷般的额头。

“谢谢。”

“谢谢?”

“谢谢姐姐把这门婚事让给我,也谢谢安家对我的养育之恩。”安意咬着唇,努力不让自己的委屈泄露半分。

清润的声音传进安云瑶的耳中,她得意一笑。“既然知道我们安家对你有恩,就好好跟我讲话,把我……”

“但是姐姐既然把婚事让给我了,煜然以后就是我丈夫,这种夫妻之间的私密事,姐姐似乎不适合打听。”安意紧紧地掐着手心,努力绷住自己的情绪,才做到讲完最后一个字都没出现破音。

“你敢这样跟我讲话!”

安云瑶没想到安意会这样说,气急之下,直接冲安意扬起了手。

“安小姐!”

奉了薄煜然的命令来送安意回家的林岩,因为看安意在跟人讲话,所以一直没有打扰,但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想打人。

林岩把薄煜然的吩咐讲给安意听,打断了她们的对话。“总裁说医院不好打车,让我送您回去。”

一句安小姐让安云瑶自发地认为对方在和她说话,毕竟这里能让人这么尊敬的,只有她。

看着林岩恭敬的模样,安云瑶想也没想便率先往前走去,但走了几步后,发现身后并没有人跟上来,刚刚讲话的男人,竟然在和安意讲话!

“不用了,其实我会坐公交车离开,不会打不到车的。”

公交?

林岩愣了片刻,安家的二小姐怎么会沦落到挤公交?但林岩很快回神,继续讲道:“安小姐,这是薄总的吩咐,请不要为难我。”

薄总?

薄煜然!

安云瑶听完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薄煜然竟然转成派人送安意回家!

她跟着安意和林岩走出去,才发现医院门口赫然停着一辆银色的劳斯莱斯,不过是送一送安意这个野种,竟然要用世界限量款的豪车!

安意不过是替她嫁给薄煜然的,薄煜然凭什么对她那么好?!

她紧紧地掐着手心,在安意和林岩讲话的时候,走上前去对安意命令道:“安意,刚好我也要回家,你顺路载我一程吧。”

讲完话,安云瑶也不顾两人的反应,径自走过去。

但她的手还没碰到车门,眼前就被人挡住了。

林岩瞥了眼安云瑶,刚刚她和安意讲话的时候背对着她,他还没注意,当下仔细一看,才发现她是那个拒了自家总裁婚事的安家大小姐,语气不由变冷了。

“不好意思,薄总不喜欢别人碰他的车。”

“那她凭什么可以!”安云瑶气的尖叫。

“安小姐是薄总的未婚妻,你能和她比吗?”林岩讲着话,恭敬地给安意打开了车门。

“你说什么!”

他竟然说她比不上安意那个小野种!

安云瑶嫉恨地瞪着安意,简直要气得原地爆炸。

安意知道她再不离开,安云瑶肯定要炮轰她,所以也不管安云瑶是什么反应,连忙矮身钻进了车里。

车子很快开了出去,安意看着离他们越来越远的安云瑶,才松了口气,局促地开口道:“先生,谢谢你帮我解围,也谢谢薄先生,谢谢他派人送我。”

“安小姐不用跟我客气,我叫林岩,是薄总的助理。”林岩热情地讲着,眼睛的余光通过观后镜又看了眼安意。

只有既聪明又勇敢的女人,才配站在总裁身边,安小姐似乎很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