蹬蹬蹬~~~

看到那张俊朗的脸颊,于奇林吓得连连后退。

他看见了谁?

冥王!

白云山上,那断壁残垣,被鲜血染红的山石,仍历历在目。

更重要的是,他有幸听到了战王对孙建国的吩咐与交代。

更是亲眼见到,眼前这位一句话,就将孙建国这个小小的司长,直接提拔为了知府。

按道理说,这可是怎么轮也轮不到孙建国当知府啊。

可是,他就当上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他是谁,一个小小的捕头,连孙建国,甚至是蒋天生都亲自下跪的存在,他敢招惹吗?

他不敢,就是杀了他,他也不敢。

杀了他,最多他死了。

招惹了眼前这位,说不定就会被灭九族啊。

高基这个王八蛋,得罪谁不好,居然敢得罪这位,这不是他妈嫌命长吗。

“你好,请你配合,不要做无畏的反抗!”

这时,四名巡捕把姜尘给包围了起来,准备抓捕。

“我艹尼玛,我让你们抓的是高基!”

见到这一幕,于奇林吓得眼睛瞪大,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他一脚将说话的那名巡捕给踹到在地,怒气冲冲的指向了高基。

这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了。

不论是幼师,亦或者说是看热闹的家长。

巡捕们更是一脸懵逼,不是来替高基出气的吗?

怎么抓高基?

至于高基一家人更是满脑子雾水。

于奇林说的是抓他?

这尼玛什么情况?

不过,四名巡捕还是服从命令朝着高基而去。

至于于奇林,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弯着腰来到姜尘面前,露出谄媚的笑容:“冥……不不,这位先生,您没事吧。”

他刚想喊冥王,但急忙改了口。

要知道,他可是签了保密协议,敢泄露机密,可是大牢伺候啊。

同时,他在暗暗庆幸自己反应快。

原本抓的是闹事者,但看到闹事者是姜尘后,他急忙改口说是要抓高基,这才免过一劫。

如果真把这位给抓了,他这刚升上去的捕头也不用干了。

“身为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被人威胁,你说我有没有事?”

姜尘冷冷开口。

“于奇林,你抓错人了,还不赶快把那个杂碎给我抓起来。”

见自己被四名巡捕包围,高基发号施令。

“我他妈抓的就是你!”

于奇林破口大骂。

如果说从前自己不敢得罪高基,但现在不一样了。

这个王八蛋差点害得他官都丢了,而且还敢跟冥王做对,实在是猖狂他妈给猖狂开门——猖狂到家了!

“好好好,于奇林你有种,要抓我是吧,你等着,我马上就给唐壁打电话!”

看着从前要讨好自己的走狗都敢跟自己对着干,高基气急而笑,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你给你祖宗打电话也不行,敢聚众闹事,反了天了!”

见高基还猖狂不已,于奇林走上前去,一巴掌打掉了他的手机,而后不断的使眼色。

“于奇林,你有种,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跟这个杂碎是一伙的是吧,说吧,你们什么关系,让你高爷爷听听!”

盛怒下的高基无视了于奇林的暗示,气的大声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