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本挽着袖子打算和宁初夏据理力争,好好地吵上一顿,却被寇俊生拦了下来,这儿子居然不顺着她,让她委屈得不行。

寇俊生倒不是护着宁初夏。

他这妈什么都好,独独有一点,就是不太“懂事”,寇俊生给她解释了好几回,这晚上要来的人都挺重要,让酒店送餐,那不是更好吗?可妈就是听不下去。

总之,最后寇妈妈还是委屈地顺了儿子的意,不过脸上摆的脸色可不好看,白眼一个接着一个。

宁初夏依旧回了客房。

她今天穿着的是一件旗袍式红裙,头发特地做了造型,看上去优雅又温柔。

她看着手机。

今天一大早,她特地发了条朋友圈……

朋友圈是她特地存了好久的九宫格图片,每张还在上面用小标签做了人物介绍。

其中被放在正中间的C位照片,是她拼起来的分别和寇俊生、吴和雅和合照。

“又到了一年生日,过去的这一年,遇到了很多新的朋友,有了新的开始,我很幸运,而更幸运的大概是,多年的朋友,深爱的丈夫,也一样陪着我往前行。”

为了保证今晚一切顺利,她连备选方案都准备了至少三套。

不过选择权呢,还是交给了两位真·主人公,他们会选择哪一套,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既然要登场,那当然要选个最好、最热闹的场合,才能做到足够风光。

礼尚往来,希望她的礼物他们也会喜欢。

因为晚上定了在家里举办的生日聚会,从下午两点开始,寇家便陆陆续续有宁初夏约好的服务人员上门。

宁初夏考虑得很全面,安排得也很周到,可看在寇妈妈眼里,却不是这么个感觉。

她像巡视自己领土般背着手晃来晃去,用明知道别人能听得清楚的声音说话:“这么重手重脚,也不知道会不会砸坏地板,家里这地板可不便宜,这一整块的石头,是俊生他爸还活着的时候去石材厂挑的,现在有钱都买不到。”

今晚统共有两桌人,宁初夏便特地从一位开家具城的顾客那借了张圆桌并十把实木椅子回来。虽然塑料椅子方便,可毕竟招待的都是重要客人,还是这样讲究。

负责搬运的是对方商城里的师傅,他们知道是老板的朋友自然小心,听到这话脸色就不大好看,可还是忍着放好了桌子才出去。

下一波来的是小区门口花艺店的,来的人也很多,宁初夏出手大方,她们也早就做了方案,桌上的摆花、布置在家中、阳台的花尽数都带来了。

“真是不知道在讲究个什么。”寇妈妈呵呵一笑,“真是花钱找罪受,搞得家里花里胡哨地,这么多土。”

寇俊生在家里可是什么都不管的真·大爷,他原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全当自己这样就算是陪同、帮忙。

听到母亲的话,他浑身不自在,感觉宁初夏叫来的人打量着寇妈妈和他的眼神都有些微妙。

虽然他们什么都没说,可寇俊生还是下意识地想替母亲解释一番,这母亲只是消费观念不太一样,为人朴实,对东西也珍惜……她说话虽然也许不是那么的好听,可是心地绝对是好的。

寇妈妈又说了:“我的老天爷,这这么多东西就丢地板,等等要谁收拾?”她伸出手指指点点,“这花了我儿子的钱可别让我们自己收拾啊,你们得把垃圾带走。”

她指着正在阳台把事先包好的盆栽拿出来的小姑娘,一脸认真。

“阿姨,您放心,我们都会带走的。”

宁初夏也拉了拉寇妈妈:“妈,我等等还请了打扫卫生的人来……”

“这钱也花?”寇妈妈眼睛瞪得老大,“你非得去外面叫餐就算了,这小钱打扫卫生不行她是来吃白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