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子琛,我看你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不知道吧?”凌南又开口讽刺道。

“今天是她的生日。”凌南不等顾子琛反应,又回答道。

顾子琛身体一僵,莫名的心虚了起来。

凌南又开口道:“你的生日礼物看来很别致。”

看着顾子琛的表情,凌初微还有什么不明白,顾子琛竟连她的生日都忘得一干二净。

心脏紧缩,她的嘴唇颤抖着,眼中彻底失去了光芒。

“顾子琛。”她声音极轻,一字一句,“带上户口本,我们现在就去离婚。”

顾子琛本来还有些莫名心虚,离婚二字立刻激起了他的怒火,还有些让他想刻意忽略的心慌。

他想起自己答应林微的话,脸上的表情在灯光下几乎有些狰狞:“好,你最好不要后悔!”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

两人站在民政局前,没有说话。

林微用目光仔细看着顾子琛,这一刻,他还是她的丈夫。

她爱了他这么多年,爱他这件事,仿佛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现在,她该完全改掉了。

他即将成为一个孩子的爸爸,另一个女人的丈夫了。

林微收回了目光,告诉自己没关系。

即便那不能忍受的嫉妒和痛苦,密密麻麻的包裹住她的心脏,一点点的勒紧,痛的她都快不能呼吸。

可是,她绝不能再回头。

离婚是一件很快的事情,办事处的阿姨再三询问了他们之后,章一盖,从此,两个人再没了关系。

时间到了,民政局的大门打开,他们是来离婚的第一对。

凌初微接过离婚证,上面只有她的照片,她想起三年前他们领结婚证的时候,那时候她竟真的天真的以为可以和这个男人一生一世。

她回过头看了一眼顾子琛,他冷着脸,面无表情,看起来和以往也没什么区别,但凌初微知道,他此刻的情绪已经到了要爆发的边缘。

他这个人,最讨厌就是别人逼他做什么事,纵然不喜欢自己,却也不愿意被人逼着离婚。

可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他和顾子琛之间,连最后的联系也终于断的干干净净,他们现在,不过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两人沉默的走出民政局,凌初微走在前面,越走越快,顾子琛不知道怎么想的,也跟在她身后,还越走越近。

走到门口,凌初微突然脚步一顿,左脚还没着地,抬起的右脚却顿住了,整个人直直往地面摔去。

顾子琛时时刻刻注意着她,吓了一跳,往前一扑,拦腰抱住了她。

凌初微还没恢复过来,靠着他的怀抱,似乎惊魂未定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顾子琛的脸色太难看,他握住凌初微的腰的手用力的她都痛,他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就这么不想和我待在一起是吗?”

凌初微回过神,缓过来后却毫不犹豫的推开了他,她回避着他的眼神,怕被他看出什么端倪。

即便离开,她也要堂堂正正的保持着尊严离开。

“我只是不小心。”她低声道,转头却看见一个本不该出现在此刻的女人。

见那个女人激动地走上前来,她便又后退一步。

顾子琛见她避之不及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

“子琛。”

林微像只快活的鸟儿,扑进了顾子琛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