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看到,在小葵的嘴角儿,居然有鲜红的液渍,怎么看怎么像新鲜的血液!

似乎观察到了我看的点,小葵擦了擦嘴角,轻说道:“你应该知道我靠着五毒血治脸的事儿吧?我刚才饮了些,这是我每天晚上要例行做的事儿。但凡有一天不喝,脸上腐烂的程度就会迅速蔓延。”

“哦!”小葵的回答让我觉得很反常,有一种心虚的感觉,但我没表现出什么,只是象征性的应了一声。

“你应该没想到这里是我吧?肯定也不会在我这里留宿。还是赶紧离开、寻找陪你过夜的人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别浪费了大好时光。”小葵有些自嘲道。

“看到你在这里,我确实挺意外的,不过我进来了就没打算要走,选择留在你这里了!”说完这话,我就大大方方的走到她身边。

小葵看上去完全没有想到我会上演这么一出,有些吃惊。

“你不是吧?你今晚想要跟我睡?”

“不可以吗?”

“不……不是,别闹,看我这张脸,你能睡安生吗?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去找年轻漂亮的姑娘,这才是你的正事儿!”

我注意到,小葵在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变得特别的紧张,就好像我留在她这里,会耽误她什么事儿似的!

她这个反应让我觉得特别的有问题,她越是这样,我就觉得我更不能走了,留下来的感觉越发的强烈。

“我今晚就想在你的帐篷里跟你睡,不打算找别的女人。对了,你有准备入帐酒吗?喝了入帐酒,我就算确定留下来了!”

“你还是走吧!我……我今晚想一个人待会儿,不想被打扰。”

“钻帐篷这个节日有规定,帐篷里的女主人必须要全身心的配合男客,你现在这个表现有违规矩吧?”

“你……!行,你说的对!我应该配合你的!我配合你!”因为我这话,小葵原本腾起的火气瞬间被浇灭了。然后老大不情愿的去端来一杯入帐酒。

我直接就把这杯酒给喝了个彻底,把杯子还给她,小葵就开始宽衣解带。

“等等,我不想跟你做那种事儿,我就是来这里睡觉这么简单。”躺在了她铺好的被子上,我转过身背对着她。

我不知道我这样的举动无形中刺痛了眼前的小葵,当时她看着我的眼神,像是要把我吃了似的……

躺下来正准备闭上眼睛睡觉,突然就看到我所视的正前方,有两个带着血渍的器皿,这器皿跟我在麻婆竹屋里看到的是一模一样。

“小葵,这器皿里装的是啥啊?”

“那是我的私人东西,你别碰!我拿走送回家里去!”小葵所表现的紧张状态超出了我的想象。

她一把拿走那摆放着的两个器皿,转身就要出帐篷。可还没等她挪步,就惊叫了起来。

“你快看!有蛇!”

“啥?有蛇?”我听了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转身看过去,当时也是冷汗倒流。

就在帐篷门口的位置,果然有一条蛇溜了进来。

这蛇目测两米多长,女子手腕粗下,身上有着红蓝相间的色彩。这会儿这条蛇竟然抬起了身子,脑袋放扁,摆出一副攻击的姿态。

我这人不怕蛇,但却很怵它,看到了总觉的心里毛毛的。

当时正准备站起来,寻一个什么趁手的物件儿赶走它,不料那蛇突然就发动攻击了。

它闪电般的探出脑袋,嗖的一下,然后准确无误,一口咬在了……咬在了我腿上……

虽然隔着一层裤子,但还是非常的酸爽!!!

这条蛇得手后,摆尾直接溜出了帐篷,再不见踪影。

“我靠!我被咬了!我……我被咬了!”

看到我整个人都乱了,小葵连忙凑过来对我道:“你先别紧张,那蛇我认识,我们古镇的人叫它‘野乌虫’,虽然有毒,但不致命。”

“不致命?姐姐!我特么…我特么……”最终啥话都没有说出口,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小葵走出了帐篷,拿来了一些绿植对我道:“这些草能有效的解毒,我帮你把这些东西涂抹在伤口上,然后你再安静的睡一觉就没事了。”

听她说帮我涂抹伤口,这我怎么肯,一把抢走她手里的草药,然后背对着她,偷摸自己给敷上了。

草药敷上去,有一种冰冰凉凉的感觉,极为的舒服。十几分钟过后,我都没有任何的不适感,这让我微微松了一口气。

也许是因为出了这么个事儿,我有些没面子,就背对着小葵老老实实的躺着,表面装作睡着了的样子,但内心是特别的纠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葵从背后推了我一下,轻声道:“喂,你睡了吗?”

我当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就没吱声。

又推了我两下,见我没反应,这小葵像是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呼!总算是睡着了,没想到他莫名其妙赖在我这里不走了。幸亏中了野乌虫的毒睡过去了,要不然,待会儿让他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我可就闯下大祸了!”